2021年9月27日 星期一

སྐུ་ཞབས་ལིག་ཧན་ཁྲིན་ལགས་ཀྱིས་ཁོང་གི་དེབ་བོད་ནི་ནམ་ཡང་རྒྱ་ནག་གི་ཆ་ཤས་མིན་ཟེར་བ་ངོ་སྤྲོད། 劉漢城: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一部份

 前香港城市大學教授劉漢城以十年心血,窮盡中國官方史料,完成800多頁著作,證實《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更多視頻敬請訪問:https://www.wolfmedia1984.com/

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一部份 (1)
劉漢城說,「這題目不是我要講的,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堅決講了幾十年,那就來探討一下,中共說這有沒有道理呢?」中共堅持西藏自古是中國的一部份,有一個原因,自一九一八年國際聯盟盟約和一九四五年聯合國憲章都規範,不能用武力侵略他國領土,而中國又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國,自當接受各界公評,是否遵守了承諾?(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謹此誌謝)

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一部份 (2)
明朝政府最權威地理典籍《大明一統志》,在明英宗天順五年(1461年)四月成書,曾經在明朝重修過兩次。總共有九十卷,其中有八十八卷是講本國的,從京師到河北、河南、陝西,到最偏遠的雲南、貴州,當時明朝把緬甸、泰北和老撾都歸屬在雲南,就是沒有提到一個字關於西藏,西藏這麼大一塊,不可能疏漏到這種地步吧?但是在最後兩卷講「外夷」裡,包括朝鮮、女真、日本、琉球、爪哇、安南,和「默德那國」,也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同時也包含「西蕃」,而「西蕃」也就是「西藏」,在明朝官方史清楚明白列在「外夷」。(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謹此誌謝) (更多視頻敬請訪問:https://www.wolfmedia1984.com/

2021年7月30日 星期五

དབྱིན་ཇིས་བོད་ལ་བཙན་འཛུལ་བྱས་པའི་རྒྱུ་རྐྱེན་གླེང་བ།

 



དབྱིན་བོད་དམག་འཁྲུག་ནི་བོད་ཀྱི་ཉེ་རབས་ལོ་རྒྱུས་ནང་ཧ་ཅང་གི་གལ་ཆེ་བའི་ལོ་རྒྱུས་དོན་རྐྱེན་ཞིག་ཡིན། ཡིན་ཡང་ལོ་རྒྱུས་དེའི་སྐོར་ལ་བོད་རང་གིས་བྲིས་པའི་ཡིག་ཆ་ཅུང་དཀོན་པ་དང་། དེ་བཞིན་ལོ་རྒྱུས་དོན་རྐྱེན་གྱི་རྒྱབ་ལྗོངས་རྒྱུ་ཆ་ཧ་ཅང་དཀོན་པོ་ཡིན་པས་ལོ་རྒྱུས་དོན་རྐྱེན་འདི་ལ་ངོས་འཛིན་ཆ་ཚང་བ་ཞིག་བྱེད་རྒྱུ་ཧ་ཅང་དཀའ་མོ་ཡིན། དེ་བཞིན་བོད་ནང་དུ་རྒྱ་ནག་དམར་པོ་གཞུང་གིས་ལོ་རྒྱུས་དོན་རྐྱེན་འདི་ཆབ་སྲིད་དྲིལ་བསྒྲགས་དང་རྒྱལ་གཅེས་སློབ་གསོ་རུ་བསྒྱུར་པས། ལོ་རྒྱུས་དོན་རྐྱེན་འདི་ལ་སྔར་ལས་ལྷག་པས་རབ་རིབ་དང་། རྫུན་བཟོས་བྱས་པས་ད་ལྟ་བོད་པ་རང་གི་ནང་དུ་ཡང་ལོ་རྒྱུས་དོན་རྐྱེན་འདི་ལ་རྒྱ་ནག་གི་དྲིལ་བསྒྲགས་ཀྱི་རྗེས་སུ་ཧོབ་རྒྱུགས་བྱེད་ཀྱི་ཡོད་པ་མི་ཉུང་ན། སྐབས་དེའི་མན་ཇུ་གཞུང་གི་གདོད་མའི་ཡིག་ཆ་དང་སྦྲེལ་ནས་དོན་རྐྱེན་འདི་ངོ་སྤྲོད་བྱས་ཡོད་ཅིང་། ལོ་རྒྱུས་ལ་དོ་སྣང་ཅན་དང་ཞིབ་འཇུག་བྱེད་མཁན་རྣམ་པར་སྒེའུ་ཁུང་ཆུང་ཆུང་ཞིག་འབྱེད་པར་འབད་བརྩོན་ཞུས་ཡོད་པས་ཕན་པར་སྨོན།


རྒྱའི་མིང་རྒྱལ་རབས་དང་ཆིང་རྒྱབ་རབས་སྐབས་ཀྱི་རྒྱའི་ཡིག་ཚང་དུ་འཁོད་པའི་བོད་དང་འབྲེལ་བའི་སྐོར་ངོ་སྤྲོད།



གོང་བཀོད་ཁ་བྱང་དང་འབྲེལ་བའི་གཏམ་བཤད་འདི་ནི་༼བླ་མཁར་༽ཞེས་པའི་དྲ་ཚོམས་སུ་བཤད་པ་དང་། གཏམ་བཤད་ཀྱི་ནང་དོན་ནི་རྒྱའི་མིང་རྒྱབ་རབས་དང་ཆིང་རྒྱལ་རབས་ཀྱི་ཡིག་ཚང་ངོ་སྤྲོད་ཡིན་ཞིང་། ངོ་སྤྲོད་འདིའི་ནང་དུ་མིང་རྒྱལ་རབས་དང་ཆིང་རྒྱལ་རབས་སོ་སོར་རྒྱལ་པོ་རིམ་བྱོན་གྱིས་རང་གི་མངའ་ཁོངས་ཀྱི་མཁས་པ་ཡག་ཤོས་བདམས་ཏེ་འབོད་འགུག་གིས་རང་གི་ཡབ་མེས་ཀྱིས་གནམ་འོག་བསྐྱངས་ཚུལ་དང་འབྲེལ་བའི་ཆོས་སྲིད་ལོ་རྒྱུས་འབྲིར་བཅུག་པ་དང་། བྲིས་ཟིན་པའི་ལོ་རྒྱུས་ཡིག་ཚང་ལ་གོང་མ་རང་གིས་བསྐྱར་ཞིབ་རྗེས་གླེང་བརྗོད་བྲིས་པའང་ཡོད་པས། རྒྱའི་ལོ་རྒྱུས་ཡིག་ཚང་ནང་གོ་གནས་ཆེན་པོ་བཟུང་ཡོད་པ་མ་ཟད། གོང་མའི་ཐུགས་འདོད་ལྟར་བྲིས་པ་ལྟ་བུ་ཡིན་སྟབས། སྐབས་དེ་ཤད་ཀྱི་ལོ་རྒྱུས་ཡིག་ཚང་གཙིགས་ཆེ་ཤོས་ཀྱང་ཆགས་ཡོད། དེང་གི་དུས་འདིར་བོད་རྒྱའི་གནད་དོན་སྐོར་ནས་གཡོ་ཇུས་དང་རྫུན་བཟོས་དེབ་ཐེར་བརྒྱ་ཕྲག་མང་པོ་ཡོད་ཅིང་། དོན་དངོས་མཚོན་པའི་ཡིག་ཚགས་མཐོང་དཀོན་པའི་ཚད་དུ་ཡོད་ཁར། རྒྱ་གཞུང་གིས་ཆེད་དུ་ཡིག་ཆ་མང་པོ་ཁ་སྒྱུར་གྱིས་འཛམ་གླིང་ལ་བཀྲམས་ཟིན་པས། དོན་དངོས་ཁ་གསལ་དོན་གོ་ཞིག་ཤེས་དགོས་པར་འདིར་ཞུས་རྒྱའི་ཡིག་ཚང་ཁག་ནི་རྒྱའི་ལོ་རྒྱུས་ཡིག་ཆ་སྟོང་ཕྲག་མང་པོ་ཡོད་པའི་ནང་ནས་ཁུངས་བཙུན་ཤོས་དང་དག་ཤོས་སུ་ངོས་འཛིན་བྱེད་ཅིང་། བོད་རྒྱའི་དཀའ་རྙོག་ལ་དབྱེ་ཞིབ་བྱེད་མཁན་དག་གིས་ཡིག་ཆ་ཁུངས་བཙུན་གང་ཡིན་མ་ངེས་པ་དང་། དེར་ལྟ་ཀློག་དབྱེ་ཞིབ་དང་དབྱེ་འབྱེད་བྱ་མ་ཐུབ་ཚེ། བོད་རྒྱའི་གནད་དོན་གྱི་དོན་དངོས་ལས་རྒྱང་དུ་ཕྱིན་འགྲོ་བས་ངོ་སྤྲོད་བྱ་རྒྱུའི་ཡིག་ཚང་འདི་དག་ནི་གལ་ཆེན་པོ་ཆགས་ཡོད་ཅིང་། ཡིག་ཚང་དེ་དག་ལ་ཞིབ་འཇུག་བྱས་ཏེ་སྙིང་དོན་ལྟ་བུའི་ཚུལ་དུ་ངོ་སྤྲོད་བྱས་ཡོད་ཅིང་། ལར་ནས་དོ་སྣང་ཅན་ཚོས་ཡིག་ཚང་དེ་དག་དངོས་སུ་ལྟ་ཀློག་གིས་བོད་རྒྱའི་གནད་དོན་སྐོར་ལ་ཟབ་འཇུག་བྱ་རྒྱུ་གལ་ཆེར་མཐོང་། དེ་བས་ཡིག་ཚགས་སྐོར་ཀྱི་གཏམ་བཤད་འདི་རིམ་པར་སྤེལ་རྒྱུ་ཡིན་པས་ཐུགས་སྣང་གནང་རོགས་ཞུ།

 


2021年4月22日 星期四

中国强制推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严厉打击图伯特人

                                                                     桑杰嘉

民主中国首发 

 2021-04-22 01:09:14 |



中国政府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强制推行同化其支配下的各民族为目的的所谓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运动。在整个中国各地搞的疯狂极致,如同文革,特别在图伯特的各寺院、学校,甚至文物考古界也没有放过。其实,这是习近平的“中国化”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如图伯特佛教中国化、图伯特文化中国化等等,归根结底就是汉化,更确切的是赤化或者中共化,因为,汉文化被中共彻底摧毁,数十年来强制灌输的是不东不西的中共怪胎文化,腐败、贪污、屠杀、谋害、抓捕、欺压和专制独裁等远离普世价值、伦理道德的腐朽“文化”。

著名的蒙古学者杨海英先生在他的著作《文明的游牧史观—一部逆转的大中国史》中指出:“中国人一直被所谓的“中华思想”所囚禁,这种思想认为只有自己的文化正确,其他的全部是错误;即使没有问题,价值也很低,可以说是一种不接受他者的思想。”最近,中国政府的“中华思想”似乎达到了疯狂的顶峰,以国家的力量在消灭其他文化和民族,从语言、宗教、习俗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多年前开始中国在图伯特以消灭图伯特文化和同化图伯特人为目的开展各种政治运动,使图伯特寺院等宗教场所已经成为党的政治教育中心,如同中共党校。图伯特知识分子、活动人士、维权人士是中国打击的主要目标。因为图伯特寺院继承和传播传统文明主要组成部分,是图伯特人精神的纽带,也是图伯特人的特质的塑造者,而世俗的图伯特作家是民族存亡危机的吹哨人。对图伯特维权人士中国政府可以任意指控罪名破坏民族团结、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等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残酷的打压铺天盖地。中国认为他们在阻碍“中国化”,破坏“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因此,成为中国眼中钉,成为一次又一次打击的对象。

 中国最近对图伯特实施严厉打击行动中多名图伯特人遭到抓捕。在印度的非政府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即将发表的《2020年年度报告:图伯特人权状况》中指出中国对图伯特人权的严重践踏已经到构成了“危害人类罪”,指出:“法外案件不断增加,以广泛而系统的方式进行杀戮,酷刑和任意拘留。”

 最近据西藏境内发出的消息证实,今年3月中国政府在西藏色达地区非法被捕了6名图伯特人,而且至今被失踪,下落不明。其中包括作家、女性维权人士、具有影响力的僧人等。其中四人因曾经因写作、参加抗议活动等而遭到过中共逮捕和关押。他们是图伯特母语作家岗吉珠巴嘉、母语作家塞朗、图伯特僧人岗布优博、图伯特女性维权人士岗次仁卓玛。另外,遭中国当局拘捕的两位图伯特人的信息无法确认。目前以上六位图伯特人被中国当局抓捕之后失踪。

 另外,去年10月26日,在四川省成都遭任意拘捕的著名图伯特学者果喜饶嘉措,同样被失踪至今。
 
今年3月22日图伯特僧侣岗布优博遭秘密拘捕后被失踪。他曾于2008年参与反抗中国统治运动而被判3年徒刑。出狱后,2012年成立“反共先锋”组织,同年5月14日遭拘捕,并再度被关押2年。

 今年3月23日,中国政府非法拘捕了图伯特色达的母语作家岗吉珠巴嘉和塞朗。中国当局非法秘密拘捕了他们,所以,目前无人知晓他们遭拘捕的具体原因和现状。其中岗吉珠巴嘉曾于2012年2月中旬在家中遭中国当局拘捕,而当时中共指控他出版非法书籍和报刊,并同友人成立“抗共藏人青年组织”等罪名,被非法关押至2016年9月。

母语作家岗吉珠巴嘉曾发表有《城市和图伯特人的一角》、《雪中的灵魂》、《命运的呼唤》、《岁月的颜色》、《今天眼泪》,在2008图伯特发生反中国统治运动时记录了那次的抗议运动,并发表了《土鼠年血书》等作品。

图伯特作家塞朗在色达民间创办扫盲班等教育组织,也是环境保护人士。2008年在图伯特三区发生反抗中国统治运动时,他在当地手持图伯特国旗,并高呼“中共要允许达赖喇嘛返回西藏”的口号进行抗议,遭中国当局拘捕后关押了3年;2020年9月,他同十多名图伯特人因在当地创办了名为“雪域父母健康院”而遭被当局拘留关押15天。

 4月2日,中国当局在图伯特色达非法拘捕图伯特妇女岗次仁卓玛,她曾在2008年和2012年先后三次因参与抗议中国的运动而遭中国当局的拘捕,在关押期间多次遭到酷刑。

图伯特知名学者果喜饶嘉措是第4次遭中国当局拘捕。1998年,果喜饶嘉措遭到2次拘捕,在第一次关押期间,他和另一名僧人叫热玛嘉央珠古一起遭受了极端温度下的惩罚等其他形式的酷刑。第二次被拘捕后他在成都附近的绵阳监狱中服了3的徒刑。他是2008年3月在色拉寺被软禁1个月,随后在拉萨曲水县尼唐镇的军事设施被拘留了15天。后来,他们被押送到海西蒙古藏族自治州格尔木的拘留所。 同年8月27日,他们被转移到阿坝县,在那里他们被关押在村子的一所学校数天,然后于9月4日被释放。他们被拘留了6个月以上,没有受到任何指控或审判。2011年,果喜饶嘉措在西宁被阿坝国家安全人员拘捕,并被带到成都的关押。2020年10月26日,果喜饶嘉措在四川省的首府成都被捕,没有得到任何解释,至今被失踪下落不明。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主任措莫表示:“中国当局必须立即结束对果喜饶嘉措的任意拘留,并允许他与家人见面并获得法律代理。鉴于中国惯常将藏人关押在秘密地点的主要做法是通过使用酷刑来逼迫认罪,我们对他的身心健康深表担忧。”

中国政府在加强同化其他民族的同时为了防止反抗,以及控制图伯特人的日常行为,安排大量的公开和未公开的监控人员。其中中国政府每年公开派遣数万计的政府干部驻进图伯特各村庄和寺院等。公开监控图伯特人的日常生活、社交以及言论,加强政府对民众的零距离监控。未公开的监控人员渗透到图伯特社会的各个层面,这些秘密安排的人员主要监控图伯特的一举一动,特别是监控知名和有影响力的社会人士的日常生活中的一举一动,包括来访者、以及外出情况等。而且,高科技的监控更是无处不在。

另外,中国政府在整个图伯特社会推行自我检查和相互监视,而且强调这种监控是爱国行动,政府大力推广,并对积极配合政府的图伯特提供全面的优惠待遇,国家补助、贷款、医疗服务等等,以此分化图伯特社会,制造内部矛盾,最终削弱图伯特社会凝聚力,分化消灭。

对图伯特历史文化的篡改、歪曲和误导性的阐述更是人铺天盖地。如藏传佛教中国化,藏传佛教适应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在此引一段中国御用藏学家文章中的文字供大家“欣赏” 使人肉麻、呕吐的阐述:“佛教从境外和祖国内地传入西藏之后,经过在西藏及附近地区的本土化发展,推进了其中国化进程,最终形成具有我国地域性特征、民族性特点、中华文化色彩、中国特色的藏传佛教。”

中国政府策划通过摧毁图伯特传统社会结构和民间体系,以中国党的组织取而代之。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更加激化了图伯特人对中国的统治不满,导致图伯特人的抗议不断。对此,中国政府采取一贯的血腥镇压手段,因此再次遭到图伯特人的反抗,上街抗议、自焚抗议---

 总之,中国政府同化图伯特、东突和蒙古的步伐日益加快,对东突采取赤裸裸的关押百万维吾尔人,以及公开强制通婚、强制改变宗教信仰、饮食习惯等方式进行种族灭绝和强制同化双管齐下。对图伯特实施更隐蔽的同化手段,其效果并不亚于对东突实施的种族灭绝和同化政策,表面上国际社会不易发现和无法谴责,对图伯特民族造成了毁灭性的灾难。而南蒙古紧随图伯特和东突之后,从打击语言文化开刀---灾难已经临头。

2021/4/21


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89431

2021年2月9日 星期二

中共的「民族區域自治」還能擺設多久?

桑杰嘉

2021-02-09 15:40

民报

 中國共產黨奪得政權之後,靠武力屠殺等手段非法佔領圖伯特、南蒙古和東突等。在之後漫長的殖民統治中更用各種手段進行種族、文化滅絕政策,表現在以借各種瘋狂政治運動進行赤裸裸的屠殺,以及政治和文化帝國主義雙重壓迫。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共產政府利用花樣繁多,反復無常的概念進行掩蓋其殘酷的殖民統治和消滅圖伯特等民族的最終目的,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就是其中之一。1947年南蒙古自治政府的成立被稱為「民族區域自治」作為社會制度實踐。

 首先,看看中國所謂「民族區域自治」在圖伯特的形成過程,中國共產黨曾經為了對抗國民政府堅持支持圖伯特政府沒有控制的康區和安多等獨立建國,當然那是中國共產黨還在四處逃竄的年代,之後,中共產黨鼓吹「民族自決」,再後來就變成了「民族區域自治」。從吹捧獨立、自決、再到「自治」從字面看很明顯權利越來越小——更何況所謂的「自治」從來沒有實施過,只是一個擺設。

 圖伯特人還記得,中共在國民政府的追剿下逃竄到圖伯特地區,一方面為了食物進行搶劫、掠殺圖伯特人。(詳見美國記者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噬佛》一書)另一方面又為了對付國民政府中共紅四方面軍在1935年和1936年分別建立了兩個圖伯特政權。1935118日在圖伯特安多綏靖(今四川阿壩州金川縣城)建立了格勒得沙共和國。193651日在圖伯特康區甘孜建立了波巴(圖伯特人的自稱)人民共和國。

 193655日「波巴第一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宣言」公告激昂宣稱:「我們就向全世界全中國宣佈:波巴人民共和國於193651日正式建立。所有藏康青的領土應當永遠歸波巴自己管理。我們誓死反對漢族侵略者國民黨漢官、軍閥千餘年來對我們波巴所施行的吞滅政策,堅決為波巴獨立解放奮鬥到底!」

 千餘年前,我們波巴的祖宗曾建立了一個偉大的加普(國王)帝國,包括康、藏、青海及四川,甘肅,雲南各一部。這個帝國獨立三百多年,卒被中國漢族皇帝千謀百計的征服了。——不甘心滅亡的波巴人民,奮起啊!我們一定要翻身,要恢復我們祖宗所留給我們的舊山河,要獨立自由,要在世界上永遠成為獨立,自由的人民!」

 但是,當中共奪得政權之後,之前的承諾成廢話,當然本來就是廢話。並且先用軍事入侵圖伯特,然後強迫簽署自己制定的「協定」,把大軍浩浩蕩蕩開進圖伯特,再撕毀協議,奪取圖伯特政府的權力,迫使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和圖伯特政府流亡國外。最後對付南蒙古一樣給圖伯特所謂的「自治」。遲至1984年才通過了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法》,當然,只是一張空頭支票而已,中共所設立的5個自治區從來沒有實施。

 就如蒙古學者楊海英在《沒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與文革大屠殺》一書中指出的:「19475月,內蒙古自治政府成立時,中共就只強調『不是基於自治權的聯邦制,而是區域自治』,也就是說,僅僅兩年之後(19454月毛澤東鼓吹:『中國境內各民族、應根據自願與民主的原則,組織中華民主共和國聯邦,並在這個聯邦基礎上組織聯邦的中央政府。』)在少數民族的自治問題上已經大闊步地後退了。」(見286頁)少數民族中的「優等生」開始感受到中共的欺詐。

 不過中共一直向國際社會狡辯其公平對待了被非法佔領的圖伯特、南蒙古和東突等,因為,實施了「民族區域自治」。但是,事實證明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只是個擺設,各民族沒有獲得中共自己《憲法》規定的最基本權利,包括文化、語言和宗教繼承和發展的權利。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法》明確規定的條款也沒有實施。使自治地區的各民族已經深深感到本民族生存的威脅日益嚴重。所以,抗議接連不斷,一波高過一波,中共對每次的抗議進行血腥鎮壓。

 對這些嚴重的問題中共從來沒有反省過,而且,中共的御用專家們更是「天才出眾」提出所謂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徹底同化各民族策略,所謂的「民族融合」,在這一政策下中國人絕對不用擔心被融合到其他民族中,當然是其他民族融合到漢人中,等於就是徹底漢化,民族滅亡。加上習近平掌權之後權力獨攬,野心瘋狂膨脹的影響下,提出「民族區域自治不是某個民族獨享的自治,民族自治地方更不是某個民族獨有的地方。」——(見2014928日《在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上的講話》)鬼都不知道中共鼓吹的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是什麼?你是靠武力非法佔領人家的國家,最後說要給你「自治」,又說「自治不是你獨享,你的地方也不是你的」,什麼鬼話?全世界知道中國政府從來不會說人話。

 中共的御用專家們提出所謂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徹底同化各民族策略,所謂的「民族融合」,在這一政策下中國人絕對不用擔心被融合到其他民族中,當然是其他民族融合到漢人中,等於就是徹底漢化,民族滅亡。示意圖/擷自人權觀察影片

 去年優等生—南蒙古自治區爆發保護母語抗議運動,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中共採取各種鎮壓手段表面上壓制下去了,當然,這是暫時的。因此,全國人大,中國又一花瓶出面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2020年備案審查工作情況的報告,宣稱:「地方立法規定民族學校用民族語言教學——違憲」。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沈春耀稱:「一年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備案審查工作中堅持正確政治方向,認真開展合憲性、合法性和適當性審查,對存在違背憲法規定、憲法原則或者憲法精神,與黨中央的重大決策部署不相符或者與國家的重大改革方向不一致,違背上位法規定,或者明顯不適當等問題的,區分不同情況分別予以糾正、作出處理。」並指出:「其中包括,有地方性法規規定,各級各類民族學校應當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或者本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進行教學;還有的地方性法規規定,經本地教育行政部門同意……」

 對以上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審查認為:「上述規定與憲法第十九條第五款關於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的規定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教育法等有關法律的規定不一致,已要求制定機關作出修改。」

 非常清楚,中共現在連「自治」擺設也不要了,宣稱《民族區域自治法》的規定是違了《憲法》因為「有地方性法規規定,各級各類民族學校應當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或者本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進行教學」「是自治法保障的,而且,更何況自治法還有其他規定一樣從來沒有實施的「第二十條上級國家機關的決議、決定、命令和指示,如有不適合民族自治地方實際情況的,自治機關可以報經該上級國家機關批准,變通執行或者停止執行」。

 在中共的全球野心無限擴張的大背景下,最近中「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2020年備案審查工作情況的報告」傳遞的資訊是,中共想徹底廢除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中共以全國人大橡皮章的名義稱:「與黨中央的重大決策部署不相符或者與國家的重大改革方向不一致,違背上位法規定」。為廢除「民族區域自治」之核心條款找理由。更主要的是,民族區域自治法與當前中共的重大決策不符,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大力推動漢化政策——「中華民族」認同意識衝突。在表面上《民族區域自治法》賦予地方的自治民族按照需要制定地方性法規的權力。如「地方立法規定民族學校用民族語言教學」,以此,學習和使用自治民族的語言文字(從來沒有真正實行)。但是,現在全國人大認為這些地方法規法律「違憲」、「違背上位法規定」,並「已要求制定機關作出修改」。這就直接給各自治區立法部門說你們制定的地方性法律法規「違憲」、「違背上位法」。就因為上位法不符合自治地方或者對少數族群的利益沒有包括進去,一般情況下上位法是針對占絕大多數的中國人而制定的法律,在這樣的情況需要制定地方性法律法規。作為堂堂人大怎麼就不知道這麼簡單的問題?當然知道!

 

總之,中國政府已經開始傳遞一個明確的資訊,如今並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勢力擴張,野心橫掃全球,在中國領導人「中國夢」的驅使下大漢族主義無限膨脹,政府推波助瀾同化少數族群的「理論」,專為被非法佔領圖伯特、東突和南蒙古等設計的 「民族區域自治」這個擺設徹底拆除就在咫尺之遙。

 2021/2/4

https://www.peoplenews.tw/news/e9038615-4943-43df-9174-58e8e7b34fbb


2021年2月3日 星期三

在西藏,連談論「母語教育」都是一種犯罪

 人權觀察

文: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

·         

人權觀察是以維護人權為宗旨的全球主要獨立機構。我們在世界90多國進行實地研究,將結果撰成報告以提升公眾對人權議題的意識,並為改革研擬、推動政策建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5年,藏語文權利倡導者扎西文色兩度嘗試到北京陳情,反映家鄉缺乏藏文教育問題。但他在2016年初因為接受《紐約時報》專訪介紹維權歷程而被捕。法院以觸犯「煽動分裂國家罪」將他判刑5年。

 

20192月,中國西藏自治區當局把次仁多杰從珠穆朗瑪山腳下的村莊家中帶走,關進官員口中的「再教育中心」長達一個月。他說,他在裡面遭到刑求逼供。

多杰所犯何「罪」?不過是打了一通電話給旅居海外的兄弟,談到藏語教學對兒童多麼重要。當地公安局截聽這通電話後跟他家人說,這番談話構成「政治犯罪」。

1960年代以來,在藏族近半人口居住的西藏自治區,漢語一直是當地幾乎所有中等學校的教學語言。但人權觀察的最新研究發現,自治區政府在過去十年實行的一些措施,正在引導更多小學甚至幼兒園改用漢語為教學語言,教導藏族兒童。這種做法看來已經成為西藏城鎮地區小學的常態,而且正在向鄉村延伸。

中國當局對少數民族與宗教懷有敵意,早已證據斑斑。中國西北部新疆自治區惡名昭彰的「政治教育」——約一百萬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被任意拘押之處——關鍵特色之一就是強制學習漢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政府已經充分顯露其意圖,即通過高壓和迫害淘空異族文化,將居民改造成中國共產黨的忠僕。

中國於2010年正式在國內所有少數民族區域實施「雙語教育」,字面上來講,這是全球認可的少數民族教育方針,應當同時增進本地與全國性語言的使用能力。西藏自治區當局的說法是,藏語和漢語兩者都應「推廣」,個別學校可以決定以何者作為主要教學語言。

但這些學校中不會說藏語的教職員越來越多,幾乎沒有藏文課本,而且只在藏文課才使用藏語。正如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市的一位前任兼職老師向人權觀察所說:「在小學裡面,藏族老師……對於傳授藏語文有強烈迫切感,但最大問題在於他們缺乏教學方法和材料。」

還有其他政策也會助長藏語教育消亡。「混班教學」是讓非藏族學童和藏族學生一起上課。「混合編班」涉及到學區學校和寄宿學校的整合,有助提升教育的多樣性、設備與標準。但寄宿學校也會減少兒童與家人的接觸以及藏語環境。

當局堅稱西藏的「穩定」有賴於「民族融合」與「認同」政策的成功,這些政策強調對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忠誠遠超過教育或文化權利。

藏人普遍憂慮,學校政策的改變已造成下一代的藏語流利程度不斷下降。儘管許多人希望藏族兒童兼學兩種語言,但有不少人反對中國當局的做法,因為它造成藏族兒童的語言技能流失,而且強迫他們吸收與父母和族人截然對立的政治思想與觀念。

這些政策並非在真空中執行。藏人的言論與宗教信仰自由、政治參與乃至文化表達的權利,原本就遭受普遍限制。自從「雙語教育」政策於2010年正式實施,藏族不斷以行動表達抗議,大多發生在中國西北的青海省。他們還通過網絡發佈公開信和請願書進行虛擬示威。

2015年,藏語文權利倡導者扎西文色兩度嘗試到北京陳情,反映家鄉缺乏藏文教育問題。但他在2016年初因為接受《紐約時報》專訪介紹維權歷程而被捕。法院以觸犯「煽動分裂國家罪」將他判刑5年。

2018年初,中國公安機關公告,有組織倡導「母語」議題為非法行為,而且是一種形式的「地下幫派犯罪」。

1996年起,三個聯合國人權專家委員會一再對中國謊稱提供真正雙語教育表示憂慮。這三個委員會也一再要求中國政府確保藏族兒童能以自己的語言學習——並且保護母語教育倡導人士。但在這段時期,中國當局卻持續侵奪這項權利,還以刑罰懲戒維權人士。

除非有關各國政府成功介入施壓北京改變現行政策,還會有更多藏人為保存母語——以及身份認同——付出無比高昂的代價。

原文發表於《洛杉磯時報》,經授權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4899?utm_campaign=sharebtn&utm_medium=facebook&utm_source=social2017&fbclid=IwAR2_7lr-k45jn-_qAPsj_Hf_MeYNWuzXgcRRnC-XvLG8T5lgAiWm4acoZ2c

 

2021年1月14日 星期四

中国的“桌布”主权、权威、原则和情感(图)

 作者: 桑杰嘉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4/2021     
         
最近一篇标题为《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的历史定制和原则》的署名文章发表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并在中共各大媒体争相转载,而且,也很有可能将成为强制西藏各地寺院和民众学习的范本之一。文章分三部分:大活佛转世灵童须由金瓶掣签认定、大活佛转世灵童须经中央政府批准继任、转世灵童须在国内寻访等三部分。据网上资料作者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科研办主任、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藏传佛教。
 
文章一开头就大骂“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国会通过的所谓“2020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该法案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诬蔑中国政府依法管理活佛转世事务”,并信誓旦旦地称:“活佛转世事务绝不是单纯的宗教内部事务----更不是转世者自己“拥有的唯一合法权力”--而是国家主权、政府权威、宗教原则、信众情感等的综合体现。”
 

 
 
有关西藏转世认定,特别是对所谓的“金瓶掣签”的全方位研究最彻透的学者应该是刘汉城先生,他在2019年在台湾出版的巨著《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对“金瓶掣签”问题举了一个非常生动的比喻:
 
“----‘某乙’看到‘甲家’不用桌布,而又认为吃晚饭时铺上桌布较好,就送了张桌布给‘甲家’,而之后‘甲家’吃晚饭时也偶然铺上这张桌布。于是‘某乙’就宣称:“甲家归我控制,所以遵照我的规定用桌布;他们有晚饭吃全靠我那张桌布”。这‘某乙’显然是个不怀好意的神经质阿Q。”(1)
 
至于该文中的:转世者自己不会拥有唯一合法权力的说法,大家当成作者开了个玩笑,因为,如此低级的逻辑错误正常的人不会犯,相信堂堂藏学研究员,且主要研究方向为藏传佛教者绝对不会无知到如此地步。
 
最近几年中国政府对所谓的“活佛认定”、“金瓶掣签”大作特作文章,开足宣传机器和大力开展运动,走向又一高潮。上一次是为了非法自立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把封建满清帝国的“金瓶”宣传的圣神、权威和象征中央政府的权力。如今中国的学者们更上一层楼“活佛转世事务”已经是“国家主权、政府权威、宗教原则、信众情感等的综合体现。”不过,从另一方面承认了中国对西藏的主权、权威、原则和感情归根结底只不过是一块“桌布”而已,这到底是在证明主权还是在超级黑?
 
另外,该文前两部分没有什么新意,老调重弹,继续中国政府一贯的谎言来为其荒唐的行为作证,以此想证明对西藏的主权,其无稽之谈的境界真是“中国化”的完美体现。如果该文中一定要找出点“创新”的东西,因该是“转世灵童须在国内寻访”之弥天大谎。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创新”,是把党国领导的无知、无稽之谈搬上文章,听党的话、跟党走、拍党的马屁而已。
 
该文“大活佛转世灵童须由金瓶掣签认定”中再次重复已经说过数千次的谎言“1793年采取金瓶掣签制度”而证据是“清朝政府正式颁布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另外还称:“金瓶掣签制度实行后,清中央政府还以“事例”“则例”等法律形式将其载入《清会典事例》《理藩院则例》等法律典章中,成为清中央政府管理活佛转世事务的一项历史定制。”“章程颁布后,以八世达赖喇嘛强白嘉措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将章程及有关文件译成藏文----”等证明所谓《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的权威性。这是研究员直接抄袭藏学界伪造大师牙含章之辈的谎言,不得不敬佩如此“崇高的学风”!
 
首先,中国政府一直坚持其认定西藏转世的依据是因为满清政府颁布了所谓的《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真如该文例举的第一条是有关确认转世灵童的内容。说的有头有脸威风的很,但是,事实是满清根本就没有颁布过所谓的《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而且,学者研究证明所谓的《章程29条》是中国政府1949年后伪造的。所以,用不着进行反驳,很明显中国政府和藏学研究员是用自己的谎言证明自己的观点,结果又是更大的谎言。有关中国政府“创造”《章程29条》的证据和原因等在刘汉城先生的著作中用中国官方权威原始资料、敕修、正史等典籍,且用数章的篇数进行了详细的论证,在此不再重复,请读者参阅刘先生的著作。
 
由于满篇谎言,所以破绽百出,如该文中说:“章程颁布后,以八世达赖喇嘛强白嘉措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将章程及有关文件译成藏文。”这又是不打草稿的谎言,因为,事实上:中国政府和中共学者根本拿不出反映所谓的《章程29条》曾经存在过的文献证据。(没有满文、藏文或者汉文版本,提示:在中国官方的网站上照片,其伪造的非常粗糙,一眼可以辨认。最起码的与中国自己权威研究有关《章程29条》著作的描述都不符。)当然拿不出来,因为满清政府根本就没有颁布过。
 
“金瓶掣签制度实行后,清中央政府还以“事例”“则例”等法律形式将其载入《清会典事例》《理藩院则例》等法律典章中,成为清中央政府管理活佛转世事务的一项历史定制。”这是烟雾弹,故意误导读者。文章不敢说《章程29条》载入《清会典事例》,只能说“金瓶掣签制度实行后”等词进行轻轻带过。但是,首先《清会典事例》根本没有载入所谓的《章程29条》,而且,满清任何权威的原始资料或官修、敕修典籍根本没有提到过所谓的《章程29条》,读者可以自己核实。另外,该文还赤裸裸地撒谎称“法律形式将其载入----《理藩院则例》等法律典章”,首先,《理藩院则例》根本没有所谓的《章程29条》。其次,《理藩院则例》里有关西藏的部分并非法律典章,请看理藩院的大臣们的议奏和满清皇帝圣旨。
 
道光24年,公元1844年12月己未,理藩院的议奏:“臣等查…至如臣院《则例》内载〈西藏通制〉一门,凡事关藏卫者,本系查照历奉圣谕及各驻藏大臣奏折,纂入例条,但求全备,连缀成篇,有似记事册档,实非如律例之有例条律文者可比。----
得旨:知道了。”(2)
 
《理藩院则例》中有关西藏的任何内容并非法律,这点我想理藩院的大臣和满清皇帝比中共学者更有发言权,不是吗?如此低级的谎言出自藏学研究员之口,真是悲哀!不过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七十多里中国所谓的藏学研究就是篡改历史事实为重任,撒谎为专业,欺骗世人为目的,服务政府的殖民统治为实践---李德成能列外?
 
为了便于读者参考以下引刘汉城先生的《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中有关达赖喇嘛转世所谓“金瓶掣签”的情况之表格如下:




 
 
该文“大活佛转世灵童须经中央政府批准继任”中称“转世活佛合法身份和合法地位得到元中央政府确认”,也提到第五世达赖喇嘛被满清册封--,“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合法性来自于国民政府的批准认可”等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内容。
 
首先,上面刘先生对金瓶掣签的比喻是“桌布”,而这部分作者说元中央的确认权威、权力又是“黑色法帽”,----因此,“也具有了“皇权赐予”的意义,体现了中央政府在活佛转世制度形成上权威性作用。”谁能想象,元皇帝给顶帽子西藏的“主权”就归元朝了呢?堂堂大元帝国怎么就没有其他的证据显示权威和主权、皇权?怎么一点像样文献资料都没有?不觉得很可怜吗?不要奇怪,是中国的一批又一批吃皇粮的李德成们编造的历史的结果,而且,编造的如此没水准!
 
 
再者,元朝蒙古入侵占领并统治中国,而元朝没有占领和统治过西藏。就退一万步说,就算元朝统治过西藏,对西藏佛教“有权威性作用”这和中国有什么关系?人家蒙古国延续九百多年如今依然存在,就算有关系也是西藏和蒙古国的关系。
 
第五世达赖喇嘛被满清册封的说法是中共史著中最常见的,中国方面似乎最有证据的说法。但是,只要看看满清册封的长长的各国名单,就会知道有关册封达赖喇嘛的说法是何等的荒谬。
 
不如“乾隆51年,封暹罗王郑华。55年,封阿瓦缅甸王孟陨。60年,封南掌国王召温猛…。此外,苏禄、荷兰、‘西洋各国’(注:包括葡萄牙、意大利和英国)初次入贡及该国王嗣立后遣使入贡,皆钦颁敕谕一道,赐该国王…”(4)大英帝国都给册封了,怎么不去统一?
 
再看看该文有关“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合法性来自于国民政府的批准认可”之欺人之谈。有关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寻访、确认、官方公开宣布的资料非常丰富,无法造假。该文指出:“1940年2月5日,国民政府颁令(府字第898号)免于金瓶掣签,特准青海男童拉木登珠继任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事实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早在1939年6月24日在西藏安多贡本寺(塔尔寺)被确认无疑,因此,当天在曲西府象征性高登前世达赖喇嘛的法座。(如没有确认,候选灵童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行为。)当然,当时为了防军阀马步芳是秘密进行的。当灵童被迎请到那曲的1939年8月13日西藏政府官方第三次迎请仪式上向灵童正式宣布了由西藏全体会议确认为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的公文。在多古唐西藏政府举行了规模宏大的欢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仪式,灵童被请进入大孔雀帐篷,这是西藏政府官方公开表示灵童被确认,照片为证。
 
图:Tsarong Dundul Namgyal擦绒顿堆朗杰1939年10月6日在多古唐西藏政府举行欢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仪式,灵童被请进入大孔雀帐篷(中心的大帐篷),
这是西藏政府官方公开表示灵童被确认

所以,不争的事实是西藏政府早在1939年已经公开认定拉莫顿珠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而国民党政府自作多情、装模作样地在1940年2月5日颁什么“免于金瓶掣签”令,国民政府自慰发个文件,做梦“批准认可”?不过查看中国文献资料,国民政府这一举动是继承于满清的阿Q精神。当西藏政府认定宣布新达赖喇嘛后,清政府会发类似的东西,绝大部分是自己留着欣赏用的,中国人很喜欢搞这种实在没趣的笑话,而多年后中国的写书们证明这是主权的象征。真因为该文说的:“在活佛转世问题上,历来都是把国家权力、中央权威摆在第一位”,所以,处处搞笑话,张冠李戴,黑白颠倒,说来说去国家权力、权威只不过是“桌布”、“黑帽子”之类而已。党国让你编,写手们不得不编,压力大饥不择食,谎言连篇,笑话百出是难免的。
 

 
 
该文中的“转世灵童须在国内寻访”也不是什么新说法,文章只是把中国高级官员们的话以藏学研究者的语言来进行修饰加工而已,中国高级官员多年前说过:“达赖喇嘛必须在“国内”转世”。作者为了误导读者没有说达赖喇嘛必须在国内寻访,而是绕着说:“转世灵童须在国内寻访”。当然人家是集权国家的大佬有权有势,大话、废话可以直截了当的说。可是李德成毕竟只是个写手,所以不能向官员那样霸气(虽然,梦寐以求),所以,还得编造的像模像样才对。
 
先说说中国政府的“达赖喇嘛必须在“国内”转世”。
 
一,首先达赖喇嘛被中国政府官方确认为“依靠西方反华势力,利用“宗教领袖”的外衣,四处奔走游说,散布种种谎言,欺骗国际舆论。----达赖喇嘛所走过的路,也揭露了他近些年祸国、乱教、害民之所为。”既然如此“罪恶累累”为什么还要他转世?禁止他转世才对呀,而且还要让他必须在“国内转世”?在西藏历史上大喇嘛触及国法、损害国家利益被禁止转世的并非没有,而中国政府为什么哭着喊着要达赖喇嘛在国内转世?你认为中国政府关心西藏几百万信众?佛教发展?鬼都不信!大家肚知心明中国想控制达赖喇嘛转世,让他成为中国的傀儡,然后进一步殖民统治西藏人民,最终消灭西藏民族。
 
二,中国政府的“达赖喇嘛必须在“国内”转世”严重违背了转世的哲学理论和宗教价值观,更是对西藏佛教独特的转世体系的严重破坏,是对西藏佛教转世体系的赤裸裸地强暴,中国政府是为了自己继续殖民统治西藏为目的利用转世制度。中国政府的无理之处在于:一方面在西藏的各寺院开展政治运动“批判”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要求僧侣划清与达赖喇嘛的界限,一方面又要达赖喇嘛必须转世,而且,在“国内”,真是荒谬绝伦!中国政府在计划未来非法自立第十五世达赖喇嘛,那时如果藏人不去信仰,将会进行严厉处罚,就像如今藏人不去信仰中国非法自立的汉班禅进行严厉处罚一样。
 
再看其文在“转世灵童须在国内寻访”部分一开头谎言,“历史上,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始终坚持国内寻访的原则,从未有国外寻访的先例,这也是活佛转世必须坚持的重要原则。”西藏未被中国占领之前到至今西藏佛教转世体系中根本没有这个“原则”。其实李的同事黄维忠1996年在中国出版的《佛光西渐---藏传佛教大趋势》中讲述了“活佛”不仅仅在国外转世,而且,转世在西班牙的“洋人”家庭,在西班牙寻访后到迎请到寺院的详细情况。该书作者在《中国藏学》编辑部任职。还有第四世达赖喇嘛来自蒙古而非西藏。
 
李的文章中充满了习近平的政治口号,藏传佛教中国化。“---宗教组织和制度,都已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藏传佛教已成为完全的中国化的佛教。”既然已经中国化了,为什么还要中国化?不是脱裤子放屁吗?既然“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了,为什么中国政府最近几年大规模清除中国各佛教场所的西藏佛教标志、甚至经典佛像?中国政府一方面声称西藏佛教文化是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为证明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需要),另一方面在中国各地大规模清除西藏佛教文化(消灭西藏文化和民族的需要)。所以,在宣传与实际行动矛盾的现实情况下,扮演学者角色的专家们能蒙混过关?不!因为事实永远是事实。
 
而该文说:“宗教无国界,但教徒是有国界的。”所以,转世就有了国界---“必须在国内转世”,什么逻辑?而作者的同事却给出了完全相反的说法:“更重要的是活佛能任意转世于选定的人体之中。作为已经成道了的灵魂,它可以根据当时的需要决定自己的转世地点、父母以及家庭等,同时也可用多种形式在多种地方再生、问世,形式、地点也由其任意决定。”(6)以上引文同时也证明了“转世的人对他在何处如何重生以及如何确认转世,或是否需要十五世达赖喇嘛,拥有唯一的合法权力”是千真万确的。
 
该文中多次提到“信众的宗教感情”,谁都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一个出谋策划如何打压西藏佛教的“专家”和七十多年打压西藏文化和人民的政府能关心“信众的宗教感情”?
 
 
总之,世人看的是美国“无知碰壁”笑话,还是看中国政府和藏学研究员的无知笑话?
 
(1)《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作者刘汉城,台湾雪域出版社2019年出版,第644页。
(2)《清代藏事辑要》 页433-434
(3)《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作者刘汉城,台湾雪域出版社2019年出版,第645页。
(4)《大清会典•嘉庆》(约1812年),卷31•礼部13;《大清五朝会典》版 册12,页351
(5)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奥克兰总领馆官方网站:http://auckland.chineseconsulate.org/chn/ztxw/zgxz/dllm/t42642.htm
(6)《佛光西渐---藏传佛教大趋势》作者黄维忠,1996年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第139页。
 

202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