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2日 星期一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七–刀刃上的蜂蜜

桑杰嘉

【藏人谈西藏】

 vot.org
1951年,入侵西藏的中国各路军队向西藏首都拉萨大举进军,为彻底占领和控制西藏全境步步逼近。中国人抵达拉萨的第一步工作就是统战、笼络和收买西藏政府高层官员、社会上有影响的藏人、宗教领袖和各寺院。当时,中国人以“拜会”之名开展这一活动,虽然,当时中国人还没有把大量伪造的白华华的大洋运到拉萨,但是,“送礼”工作马不停蹄,期间主要是对藏人进行争取、分化、制造对立为重要目标。藏人称这些礼物就如刀刃上的蜂蜜,一点甜头结果割了舌头。

怒怼中共的西藏噶夏官员鲁康娃 取自网络
当然,中国同时在国际社会和外交上也频繁开展活动,为占领西藏寻求国际社会和临国的默认。另一方面加紧开辟通往拉萨的各条公路,保障数万计军队的后勤和巩固占领,以及为长期殖民统治全面部署。
1951年,中国各路军队陆续进入西藏拉萨为主的各地, 8月3日,从东突入侵的中国军队占领西藏阿里首府噶大克;9月9日,十八军先遣部队进驻拉萨;10月1日,从云南入侵西藏的军队占领察隅等地。10月26日,十八军主力部队抵达拉萨;11月15日,中国军队占领江孜、日喀则等,之后进入帕里和亚东等地;12月1日,中国西北军抵达拉萨。
中国军队进拉萨时的情况有藏人回忆:“中国军队进城那天很多人去看,我也去了。第一次看到如此庞大的队伍,我们感到非常吃惊,也恐惧;另一方面,又觉得士兵们看上去很可怜,因为他们的衣服破破烂烂,情况非常差。”
由于中国还没有修通拉萨的各条公路,基本上还没有站稳脚,他们非常谨慎,还不敢撕破脸,继续千方百计地表演西藏人的大“救星”。在拉萨等地主要开展对西藏政府高层官员的“拜会”、“送礼”活动。其目的是摸底式的了解西藏高层的反对中国入侵者、摇摆者、亲中国的人士,然后,再争取、收买和笼络一部分人支持或者至少不反对中国人。中国人称:“这是张经武搞统战工作的经验,是争取这些人合作的第一步。”“这是张经武的策略,他要熔化一切异向力量,扫除外围障碍—”。
张经武抵达拉萨之后决定立即对噶厦开展进一步工作。以拜会之名同时进行送礼,“9月13日张经武派乐于泓代表他开始给噶厦上层人士分送《 协议》小册子,并让徐淡庐陪同前往,进一步接触、认识、了解这些上层人士,以便下一步开展工作。”据中国人的记录他们首先去拜会的是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家族,会见了其家属朗顿·贡噶王。然后去会见察绒、阿旺坚赞。9月14日,王其梅带领徐淡庐去会见噶厦司曹鲁康娃、司曹罗桑扎西、代理噶伦夏苏。9月17日,王其梅拜见达赖喇嘛,王其梅代表十八军军长张国华给达赖喇嘛送礼。徐淡庐前去会见拉鲁·次旺多吉。9月18日,王其梅率徐淡庐等人再次会见了鲁康娃。9月19日王其梅又率领徐淡庐、乐于泓等人会见噶厦全体噶伦。9月20日王其梅又率领徐淡庐等人到罗布林长会见代理机巧堪布,达赖喇嘛的经师、首席侍读,以及罗桑三旦等人。21日乐于泓拜会了戳嘎娃孜本。22日,乐于泓拜访了噶伦然巴和绕噶厦。24日下午乐于泓拜会了柳霞·土登塔巴和堪察大喇嘛。9月25日上午,王其梅率徐淡庐等人到达扎寺会见卸任不久的摄政王达扎、拜会了哲蚌寺。26日下午,乐于泓拜会了噶雪·曲吉尼玛。9月26日,王其梅率先遣支队全体领导到色拉寺“朝佛”。9月28日张经武又代表毛泽东给达赖喇嘛送礼。9月29日以后,张经武又率乐于泓等人分别给然巴、绕噶厦、士登热扬、林仓、赤江·单尼钦波、索康索巴、孜本错呷乌、门堆色、公桑子送礼。
有关中国人的拜会送礼的情况,平措汪杰说:“我们走访了西藏政府中的所有高级官员我们为每位官员送上了与其地位相符的礼物,很多贵族都以西藏贵族一贯礼貌得体的方式接待了我们。”
中国人的统战搞得虽然咄咄逼人,但是,并非所有的西藏政府官员吃中国统战这一套。比如西藏政府高级官员司曹鲁康娃就从头到尾坚决反对中国入侵西藏的官员,被中国人称为“极端顽固”、 “顽固的守旧派,性情急燥,容易冲动顽固的守旧派,性情急燥,容易冲动”、“十分傲慢”等。还有,西藏王达扎被指称为:“顽固不化”。
中国军方资料记载了有关拜会鲁康娃的情况称:“开口不离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说共产党对西藏实行“暴力侵略”; —-昌都的解放实际是“暴力侵占”;对中央和西藏地方口口声声称“ 大国“”、小国”; “佛教国是中立的,从来不想侵占汉人地方,但谁想要吃掉西藏地方实际上是吃不了的”;“ 你们了解的藏族史料是汉人编造的,真正我们藏族自己史料你们不了解。”“他挥拳顿足地说阿沛•阿旺晋美进京的任务是和平谈判,未授权谈军事”、“–鲁康娃对于乐于泓的解释不以为然,态度十分傲慢。”、“公开提出反对解放军进入西藏,反对将来的改革。”
有关中国人拜会鲁康娃的情况平汪先生有这样的记录:“王其梅先说,—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已经签订了《十七条协议》,今天,我们来拜访您,给您带来了礼物。”鲁康娃立即开始了一长篇激烈的抨击。他的大意是说,从前的中国和西藏保持着供施关系,是两国家和政府,因此,现在也存在着两个政府,一个西藏政府,一个中国政府。“从前你们汉人占领了康定,现在你们又在“解放”的名义下厚颜无耻地袭击了我们,占领了我们的昌都地区。王其梅,”他指着王说,“在昌都战役中你是军队将领之一。大家叫你“王政委”。现在,你打败我们的军队以后到了拉萨,晋升为“王司令”。但我们这里的人很难被压制。”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对鲁康娃恨之入骨,而且,不久对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施加压力解除了他的职务,并想置于死地的原因。事实上从藏人的记录,以及中国官方和非官方的资料都清楚显示,鲁康娃只是说了实话,指责了中国人篡改该西藏历史事实和入侵西藏,还有严厉指出十七条的非法性等。此时只有中国人的先遣部队在拉萨,所以,中国官员不得不忍鲁康娃一次又一次的公开抗议,但是,随着更多中国军队的集聚,以及随着中国人收买西藏政府高层官员和知名人士的增多,中国人开始采取对有勇气公开对抗中国人的西藏有识之士的打击日益明朗化。
前西藏王达扎也让中国人很失望,中国人拜会之后称:“达扎已是七十八岁的高龄,耳朵已聋,但却顽固不化,言语中始终不离西藏独立的语言。”本来想统战利用达扎没想到中国人的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了。
在中国共产党用其“法宝”统战对付藏人时,绝大多数的西藏高级官员“谨慎的避免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对中国人提高了警惕,防止被诱骗和利用。
当然,也有被中国人的统战征服的高层官员,据中国的记录拉鲁·次旺多吉和噶雪·曲吉尼玛等是被争取和统战了的藏人。张经武指示徐淡庐对拉鲁·次旺多吉要晓以大义,要告诉他共产党既往不咎,要他改变作风,搞好汉、藏民族团结,向阿沛·阿旺晋美学习,必然有光明的前途。中国人还称“拉鲁是一个精明的人,长期纵横在政治舞台,—而今共产党有意团结他,他也顺水推舟,积极接近共产党。”
被称为首位“驻藏大臣”的张经武与毛泽东 取自网络
还有噶雪·曲吉尼玛向乐于泓建议“在大昭寺、桑寺和昌珠寺各点酥油灯一千盏,这样可以揭破帝国主义说共产党消灭宗教的谣言。向乐于泓建议一定要发放布
施,并一再表示他对和谈协议是坚决拥护的。”他后来为中国人出谋划策,协助中国人成功殖民统治西藏。
以上这些活动是中国人还没有在拉萨站稳脚跟之际展开的,而且,此时急着想让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表示对十七条的承认和拥护。所以,中国官员不得不“耐心”拜会,对抗议中国人的藏人还不能轻举妄动。但是,随着中国十八军主力部队和西北军进入拉萨,大量的大洋运抵拉萨,以及公路修到拉萨之后,西藏政府和人民头上的紧箍咒开始发威力了,中国人开始全面展开剥夺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的权力阴谋,那时,十七条只是一张废纸罢了。
因此,藏人回忆“逐渐地,中国人不单在拉萨,也在乡下农村各地建立了很多基地,在西藏各城市建起了办公单位,站稳了脚跟,他们的权势也越来越大了。” 另一位藏人回忆说:“开始的时候他们彬彬有礼,但渐渐的,他们的政策变了”。应该是中国人的真面目开始逐渐表露出来了。
中国各路军队抵达拉萨,如以上提到的开始对西藏政府高层展开统战攻势,目的是迫使西藏政府承认和拥护十七条,然后,以十七条之名一步步夺取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的权力,完全占领西藏,并推进殖民统治。不过,最初中国人的统战目标是西藏政府高级官员和三大寺,后来中国人的统战对相不断扩大到西藏社会的各个阶层,并培养为中国人服务的各阶层藏人,以干部、学生等形式进行灌输和培养,利用这些藏人为其政权服务。
但是,很多藏人包括西藏政府高级官员自从中国入侵西藏开始坚决反抗中国人,如鲁康娃等人在数万中国军队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说真话,严厉谴责了中国非法占领西藏的行为,坚持反抗中国入侵和殖民统治西藏,他们不被威胁、诱惑所动坚持自己的立场,为西藏国家和民族而抗争。中国的统战攻势对西藏政府官员之间、西藏政府和藏人之间,以及普通藏人之间造成了分化和不信任危机,也消弱了藏人团结的力量。万幸的是由于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的存在使绝大多数的藏人仍然拥护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坚决反对中国非法占领西藏,他们保持清醒,没有被中国人刀刃上的蜂蜜所诱惑,坚持为西藏自由事业抗争,而他们的精神被新一代藏人继承并弘扬至今。

2019年7月29日 星期一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六—— “协议”合法化的努力


桑杰嘉
July 27, 2019 vot.org
西藏之声

中国通过威胁、欺诈等手段迫使西藏代表下签署了所谓的“十七条”之后,中国政府在国际上大肆宣传“十七条”,编造“和平解放西藏”的形象,并以此作为数万计军队浩浩荡荡开往西藏首都拉萨和其他地区的“通行证”。但是,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对藏中谈判过程,讨论的内容,以及最后的签署等一无所知,只有中国广播报道有关“十七条”签订的消息后才知道所谓的“协议”已经签署了,而西藏的立场和利益基本丢尽,十七条如同西藏国家的“死亡证书”,对此,当时在卓木(亚东)的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等非常吃惊。
达赖喇嘛尊者在自传中写道:“我和政府都没有得到签署协议的通知。我们最初是从阿沛在北京电台的广播听到这个消息,协议内容,让我们大吃一惊。”因为,协议“决定了我们亡国”。
西藏政府当即指责说︰“给从卓木前往的五位代表的密函中明明指示一切问题都要经过请示后根据指示做出决定,但你们竟然擅自签约,实属过分”。噶厦还指示谈判代表:“尽快将协议和附件寄送卓木,在未做出明确决定之前,谈判代表继续留在北京”。
在谈判的过程中中国方面阻止西藏代表向西藏政府请示,以及最后签署十七条时西藏政府都不知情。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当时参与谈判的中方人士平措汪杰先生的证实,在《一位藏族革命家》一书中说“协议业(也)已签订,西藏即将和平解放,但仍有一大难题没有解决。达赖喇嘛及其政府内的高级官员仍然在靠近印度边境的亚东,随时准备流亡。“由于他们不知道北京会谈的细节,以及协议的具体内容,”很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是,他们一旦得知某项条款后,例如解放军将进驻西藏,就会选择流亡。”
由于中国有这样的顾虑,所以,当时以难于用电报将十七条协议全文传送,秘密附件涉及国家机密,不适合通过电报传送为由进行阻拦西藏代表发送协议内容给卓木的西藏政府。
而中国自己却立即开始进军西藏首都拉萨和其他地区的全方位部署。一方面派遣张经武前往卓木敦促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公开承认和拥护十七条。一方面,毛泽东在1951年5月25日发布“进军西藏的训令”,命令各部立即进行各种准备工作。毛泽东终于等到了全世界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入侵西藏的机会,因此,在“训令”中进行了全方位的部署即军队部署、物资补给、修路、修机场等等,并警告称:“此次进军在和平协议下的战备进军,各部万勿以和平协议已成而松懈战斗意志和战斗准备,因协议虽然签字,但未付诸实施—”
当天,中国军方最高掌权者朱德向入侵西藏的军队开导“进军西藏,巩固国防,是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同志们!努力吧!我们一定能够胜利地完成有历史意义的任务。”
中国明知协议是自己胁迫签署的,做贼心虚,所以急切希望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公开承认,所以,中国特别派遣张经武为中央代表前往卓木,还有毛在5月24日亲自给达赖喇嘛尊者写信强调“我希望你和你领导的西藏地方政府认真地实行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尽力协助人民解放军和平开进西藏地区。我特派张经武代表同你的代表们一道前来你处,以资联络。”
中国在自导自演的十七条签署后再怎么宣传都是自话自说,因此,最主要的是千方百计敦促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公开承认和拥护十七条。而从中国军方资料中显示十七条被强迫签署的蛛丝马迹,《白雪》一书中这样写道:“《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虽然签订了,但噶厦政府中部分高级官员对《协议》持抵触态度,就连派往北京和谈的代表对《 协议》的认识都不完全一致。”既然如此是如何签署协议的?也因此,中国更急着让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公开承认十七条。特别,想让达赖喇嘛没有流亡他国之前公开承认十七条。中国担心“如果持反对意见的人联合起来,共同向达赖施加压力,迫使达赖出走,《 协议》的执行将遇到极大的困难。”因此,张经武匆匆前往卓木,目的当然是向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施压迫使公开承认和拥护被中国胁迫签署的十七条。
这一点张经武在卓木见达赖喇嘛时非常明显,中国资料记载:“张经武谈到阿沛•阿旺晋美在藏历六月十五日前可以到拉萨,并携带了协议的正本,他问达赖对执行协议问题有什么安排和打算。达赖说有些问题到那时再由噶厦讨论决定。他准备藏历十八月( 当天是藏历十二日)回拉萨。对协议是执行还是不执行,达赖没有表态。乐于泓提出人民解放军进军时,要噶厦政府帮助。达赖对这个问题也没有表态,而是问乐于泓是什么职位。乐于泓将自己的职位告诉他,但他对这个问题还是闭而不谈。”
“17日,张经武叫人通知凯墨和土丹旦达来见他。张经武问两人达赖对执行《 协议》是什么态度。凯黑说噶厦的意见是必须等阿沛与其他噶伦见面后,噶厦再表示态度。”
中国方面急切希望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尽快对十七条表态支持,但是,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坚持等阿沛到拉萨之后噶厦讨论决定。中国官员发现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不吃硬的,又开始诱惑、欺骗:“见了中央代表和毛泽东的信,应表示态度,不一定要等全体噶伦开会。早表态对达赖在全国威信有好处。”
“20日噶厦转告张经武,达赖已决定21日离开亚东返回拉萨,张经武要乐于泓再次追问关于协议的执行问题,要他们尽快答复中央。—-关于协议问题, 他们坚持现在的意见,要等阿沛•阿旺晋美回到拉萨后,接到协议的正文再召开全体西藏官员大会讨论实行。”
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无视张经武威胁加诱骗,没有公开表示承认和拥护十七条,西藏方面坚持了自己立场,对此,中国方面说在卓木:“张经武进入西藏为了协议执行与噶厦政府的第一场较量,目前虽然没有分出胜负—”
事实上,中国方面特派张经武去敦促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承认十七条只是中国在宣传和外交上的需要,对中国入侵占领西藏全境都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不管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表不表态,或者承认不承认十七条中国按之前的入侵计划进行部署和进军。张经武还在试图争取达赖喇嘛公开“拥护”十七条之际,中国军队开始组建先遣部队,并于1951年7月25日,中国西南局一支涉统战、宣传、外事、财贸等的先遣部队从中国占领的西藏重镇昌都向首都拉萨进发了。而从东突入侵的中国军队更早在6月29日已经占领阿里普兰县,8月3日占领了阿里首府噶大克。从西北入侵的军队于8月22日开往拉萨。8月28日,中国入侵西藏的西南军主力部队开往拉萨。
尽管压力巨大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仍然没有对十七条表态,中国官员抵达拉萨开始展开统战,所谓“拜会”工作。当时西藏政府司曹鲁康瓦“–挥拳顿足地说阿沛•阿旺晋美进京的任务是和平谈判,未授权谈军事,17条订得很突然,17条协议究竟怎么办,要等阿沛•阿旺晋美回来报告情况,噶厦讨论后再说。”
由于中国胁迫,加上在没有就协议内容请示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而且,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签署协议,更严重的是协议从头到尾都由中国一手操办,因此,十七条等于是把西藏国家的主权拱手给了中国,是西藏“亡国协议”。在西藏对十七条的反应上至政府官员,下至西藏民众表示不满,无法接受。阿沛回到拉萨之后9月19日向西藏政府噶厦汇报了十七条和签署经过。24日再次详细汇报,也向达赖喇嘛汇报有关十七条和签署经过。26日,“在西藏民众大会全体会议上,阿沛将中国军队刚开始侵入西藏以及侵占康区到奉命前去进行谈判等经过做了详细的说明以后,表示以目前的状况,他认为难于求得更好的结果,并表示对于他们五人未经请示而签约,甘愿在身家性命方面接受任何的处罚。”
本次大会提出了五个问题:
一,尽力争取不要让大量中国军队进入西藏,进入西藏的军队不得集中在拉萨,应直接前往南部卓木等边界地区。二,在执行协议时对无法接受的部分内容应该可以提出异议。三,军政委员会的职责是管理军队,不使军队违犯政策和纪律。
四,西藏的建设和边防要根据西藏的情势。五,在执行协议当中,对违反协议的行为,西藏政府可以插手干涉。
但是,中国官员在西藏政府高层加大笼络收买、统战步骤,以及中国庞大的军队逼近拉萨,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就十七条发表的意见的空间不断缩小的情况下,西藏政府方面向中国政府提出三个问题,并要求书面回答︰一,军政委员会和军区司令部的职权。二,政治、经济、文化得到一定发展后,西藏的统一问题。三,多麦地区归属西藏管辖的问题。
之后张经武继续进行中国所谓的“耐心说服—”,不久后就出现了一份署名“西藏地方政府达赖喇嘛”的电报,日期为1951年10月24日。中国官方大力宣传该电报是达赖喇嘛给毛泽东发的“拥护协议”的电报。但是,事实证明这份电报根本不是达赖喇嘛或西藏政府噶厦所发,是在拉萨的中国官员署名西藏地方政府达赖喇嘛发给毛泽东的,中共做如此卑鄙之事何止这次呢?和早在1949年10月1日中共自己人以班禅喇嘛的名义向毛泽东和朱德发电同出一撤。
中国自己的资料记载,之前阿沛起草拥护十七条的电文被噶厦拒绝。“阿沛起草的电稿中有:“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等语。噶厦对此又发生争论—表示反对。因此,事情又搁了下来。”
但是,中国宣称达赖喇嘛拥护十七条协议电报完全是中共自己的用语,而且,电文充斥着肉麻的“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卫祖国领土统一。”等等,就从语言表述看也明显是中国官员自己的“产品”。
当然,中国最高官员和地方官员都非常清楚这台戏是如何表演的,但是,当时这样一份署有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拥护十七条”的电文迫在眉睫,对中国大部队进入拉萨等地和国际上的宣传攻势重要,特别在外交上非常重要。这一点从毛泽东收到中国官员从拉萨发的电报之后的表现可以证实,中国资料称:“毛泽东接到达赖的电报,轻松地舒了一口气,他终于了却了一件心事。”可见何等的重要。
因为,中国可以用这份电报在国际上,特别在和印度、尼泊尔等国的外交事务上大展身手,更当作全面侵入、占领西藏的“依据”和“理由”。而在之前被占领的西藏安多和康区可以防止反抗,并可以利用当地人协助进行拉萨和其他地区的军队保障后勤,顺利占领西藏全境意义重大。
另外,随着中国迫使西藏政府签署了十七条,而且,大部队进发西藏首都等地,在政治和军事上完全侵占西藏全境有了把握之后,中国对西藏安多和康区的政策也随着发生着变化,之前鼓吹最响亮的尊重西藏宗教、习俗等的调子在改变,为彻底剥夺西藏经济体系,以及摧毁西藏传统社会结构而磨刀霍霍,只等待中国军队在西藏首都等地站稳脚,离红色灾难只有一步之遥。
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非常清楚十七条是中国一手策划,且经过威胁、强迫和欺诈中签署的,西藏的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遭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亡国。因此,中国派遣特别代表到卓木敦促达赖喇嘛公开承认十七条,但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始终没有表态。在拉萨中国方面通过对西藏政府高层笼络、统战、收买等方式试图让西藏政府公开“拥护”和实施十七条,西藏政府召开多次会议讨论之后,仍然没有公开承认十七条。最后,在拉萨的中国官员以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之名发电报给北京,从此就有了所谓“达赖喇嘛拥护十七条的电文”。事实上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没有公开承认十七条,当然,由于强大的军事威胁下也无法公开否定,只有1959年流亡印度自由之后公开否定了十七条。

2019年7月26日 星期五

消滅文明的人沒資格談文明,從藏傳佛教說起


桑傑嘉

標籤連結: 中共 ,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 , 文明 , 習近平 , 西藏佛教
26 July 2019
天亚社【評論】


習近平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上,振振有詞地大談不同文明的共處問題,表示「真正的文明之間不應也不會發生衝突對抗」、「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

真是如此,中共為什麼不僅消滅了中華民族的傳統文明,而且還要傾國家之力消滅西藏的文明?更甚是打壓西方基督宗教和民主自由的文明。文明不是光彩奪目、不衝突的嗎?為何不讓它在中國傳播、發展?

習近平還說:「我們應該秉持平等和尊重,摒棄傲慢和偏見,加深對自身文明和其他文明差異性的認知,推動不同文明交流對話、和諧共生。」那麼,習近平你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宗教中國化」?為什麼要西藏佛教適應社會主義?你的「認知」,你的「對話」,你的「和諧共生」又在哪裡?更滑稽的是,習近平如此大談特談人類文明之際,在中國打擊西藏佛教、基督宗教、伊斯蘭教、法輪功、中國佛教等的運動變本加厲。

在西藏學校,大砍特砍西藏語言教學的課程,包括數學、物理、歷史和政治課程等,現在藏語在學校裡相當於一門外語。對位於甘孜藏族自治州第二大佛教學院亞青佛學院兩萬多修行佛教的僧侶遭到當局驅逐出寺,並在被迫返回原籍後遭到政治洗腦和政治迫害,務求「移風易俗」,摧毀西藏傳統習俗,灌輸紅色文化。

藏傳佛教的文明不僅僅在西藏遭到世人皆知的殘酷打壓,而且,在其他省份同樣遭受嚴重的打壓。從去年,河北省已經驅逐西藏僧人、焚燒他們的經書和法衣等。據《寒冬》揭露的消息,早前三月,河北省又下達命令,要對該教傳播情況進行全面摸排調查。

所謂的「摸排調查」就是打壓的前行部分,之後就是實施打擊。很多觀察者都非常擔心,因按照中共一貫做法,他們估計河北省當局將會進一步採取措施,全面整治該省的藏傳佛教活動。

從中國官方文件顯示,打擊的指示來自中國宗教、民族事務主管部門統戰部。因此,這不是單獨的地方性事件,而是中國政府最高當局的決定。

自去年開始,當局將有關宗教事務交給臭名昭著的統戰部掌控,筆者當時就指出這是中國控制下的各民族和各種宗教的末日災難的預兆。中共特務部門管理宗教、民族問題能有好結果?它的本能就是誘騙和打壓。

另外,最新消息顯示,中國政府在著名佛教聖地五台山也實施打壓西藏佛教的行動,在那裡的吉祥寺多座建築被摧毀,寺內的西藏僧人被捕,至今下落不明,並禁止該寺院接納藏族僧侶,對寺院進行嚴厲監控。

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政府對西藏文明的打壓是全方位的,在西藏本土限制寺院、佛學院人數,派出所、駐寺幹部、黨組織、黨魁照片、國旗統統進入寺院,嚴重阻擾該教正常的宗教活動,寺院被政治學習、愛國教育充斥,更無恥的是對教義進行新「闡述」,就是歪曲教義,並利用西藏佛教為其統治,以及要求為「一帶一路」服務等。

中國需要利用西藏佛教時,便鼓吹該教的文明是中國文明的組成部分,但是,其實行的是徹底消滅西藏文明的政策。

西藏佛教是西藏文化的主體,是藏人的靈魂。自中共佔領西藏開始,政府就一邊實施文化滅絕政策,一邊實施強大的同化政策。中共為了實現對藏既定政策的目標,不惜消滅西藏民族和文化。

因此,中國在五月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可說是對亞洲文明的極大的污辱!在七十年來,中共這「文明殺手」消滅了中華民族的傳統,又一直消滅西藏為主的各民族的文明,他們是最沒有資格談「文明」的。而習近平更是這「殺手集團」的最高指揮者,他為了自己的造神運動,糟蹋和打壓所有的文明。

__________

撰文:桑傑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時事評論員。

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五——欺诈、胁迫下的《十七条》

桑杰嘉

【藏人谈西藏】

 vot.org
1950年10月,中国军队占领了西藏重镇昌都之后,由于威胁到安全问题西藏政府决定达赖喇嘛及其精减缩小的政府于1951年1月转移到亚东。中国方面经被俘虏的噶伦阿沛多次喊话西藏政府和中国谈判,西藏政府派代表到昌都谈判,仍然坚持西藏主权独立的事实,并要求中国军队撤出西藏,以及归还历史上被占领的西藏领土。中国又经阿沛向西藏政府要求在拉萨进行藏中谈判等—但是,中国最高决策者早在入侵昌都前已经决定谈判应该在北京举行。最后,中国印度新任大使联系了卓木的西藏政府,并称谈判将在北京举行。
中共入侵西藏拉萨 网络图片
笔者在《枪口下的游戏“谈判”》中已经再三强调,中国的谈判只是争取舆论和国际社会对入侵西藏的默认,特别寻求减少邻国印度的反对,以及为大军入进西藏全境创造“正当性”,归根结底是“游戏”,其入侵西藏的所有规划早已确定,而且,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包括进军西藏首都拉萨等地,也就是中国绝对不会放弃吞吃西藏这块肥肉。
西藏政府从1949年开始一直坚持西藏国家主权独立立场,并在以此为基础,希望以谈判的方式解决中国入侵西藏的问题,并要求中国军队停止入侵以及撤出西藏领土,虽然,得不到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支持,但仍然坚持自己的立场。
在谈有关西藏和中国在北京的谈判之前,说另外一个次西藏和中国方面的谈判和签订的条约。当然,因为该条约同样是“游戏”对后来的西藏政府和人民没有产生任何的积极影响,当然,对中国军队立足、占领和扎根西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中国军队为了占领西藏大后方,从新疆进入西藏阿里时和当地西藏政府噶本签署的《扎麻芒堡条约》。
1950年1月,中国正式下发全面入侵西藏的决定,以西南军区18军爲主力自四川经西藏康区向卫藏腹地。,此外,还从云南的康区、青海、新疆分别派出部队“多路向心”进发。
新疆方面的中国军队的任务是入侵西藏阿里,占领西藏大后方。1950年7月31日,这支部队先遣连从新疆和田地区的于田县普鲁村向西藏阿里出发目的地是阿里首府噶大克。这支番号爲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独立骑兵师1团1连,由原国民党骑兵第4旅8团改编而成。先遣连配有179匹战马、35峰骆驼。三个排每人一支步枪,每班一挺轻机枪。第四个排是机炮排,装备有6门无后坐力炮和迫击炮,两挺重机枪。
8月29日,这支中国军队非法进入了西藏阿里总督管辖的改则扎麻芒堡的地方,在没有遭到西藏军队和民众的对抗前已经被西藏的气候等折磨的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大量的人员病死—甚至到了军人枪都不要了……地步。
西藏政府在阿里噶本(阿里总督)赤门索南班觉和玛尔兰巴派遣次丹鹏嘉和札西次仁前往扎麻芒堡对中共军队非法入进西藏交涉。经过长时间交涉最后,中国军队如同在西藏其他地方採取的方式欺骗藏人,按中国人的说法“通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耐心工作”—欺骗。最终西藏阿里噶本代表和中共从新疆侵犯的先遣连举行正式谈判。有关谈判情况的资料非常少,所以,无法知晓西藏政府官员的要求等,谈判是在扎麻芒堡东南20多里的一个帐篷里举行,谈判举行了漫长的三天,最后,中共以“动之以情的耐心工作”西藏地方官员之后,签订了《扎麻芒堡条约》。
据现有资料显示,《扎麻芒堡条约》是用藏汉两种文字写在布上的,大概有两三米长,内容非常详细。藏文由次丹鹏嘉写,汉文由周奎棋写,一式两份,次丹鹏嘉和李狄三在两份协议上都签了字。
1950年藏中《扎麻芒堡条约》
一、噶本承认人民解放军进驻改则江索郭,并尽力协助人民解放军和平进军阿里。
二、人民解放军保证尊重藏族风俗、宗教信仰,实行民族平等,保护僧俗生命财産安全。
三、人民解放军保护藏民利益,不买藏民一粒粮、一斤盐。
四、人民解放军保证尊重地方政府,不干涉其任何行政管理和内部事务。
五、噶本政府保证以兄弟态度对待人民解放军进藏先头部队,协助开展群衆工作。
西藏代表:次丹鹏嘉
中国代表:李狄三
有关《扎麻芒堡条约》笔者还没找到藏文资料可佐证,但是,中国官方背景和非官方的资料中谈到了该条约,而且,记录有条约内容。虽然,称“《扎麻芒堡条约》原本在送往新疆的途中丢失。”也很有可能后来中国整肃了这支军队,因为是国民党骑兵改编的,借口是怀疑不忠,也不排除故意消灭国民党投靠者,因此,有可能《扎麻芒堡条约》也被故意“丢失”了。但由中国军方作家吉柚权写的后来被禁《白雪—解放西藏纪实》中也提到了该条约,条约内容也基本一致。因此,可以证明当时中国军队确实与西藏噶本签过条约。
这是中国正式宣布入侵西藏之后,西藏和中国签署的第一个条约。其结果只是为中国军队进一步占领铺平道路外对西藏的任何承诺都是儿戏。
1951年3月在卓木的噶厦决定派出五名代表前往北京进行谈判。其中主要的谈判代表为噶伦阿沛‧阿旺晋美、堪穷‧土登列门、桑颇‧丹增顿珠等原已任命的直接从昌都前往北京。另从亚东派出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中文翻译达拉‧彭措扎西、英文翻译萨堆‧仁钦通过海路前往北京。
3月29日,阿沛等从昌都出发前往北京。途中中国政府派平措汪杰等为统战西藏代表团施展了各种手段。还有邓小平等文武官员不断对他们进行统战,宣传中国少数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等等。
4月22日阿沛等抵达北京。4月26日,从卓木前往北京的西藏谈判代表团抵达北京。中国政府举行了高规格的欢迎仪式,特别对从昌都来的阿沛等欢迎仪式由当时的中国总理周恩来亲自出马。当时在欢迎仪式上的一位藏人的小举动很能说明在北京的藏人对中国共产党看法。
据平措汪杰的记载对阿沛等的欢迎仪式结束后:“但是,就在我们一起走出火车站时,我从眼角瞥见一个迅速的小动作,一位叫曲洛的藏族人悄悄给阿沛塞了一张纸条。曲洛当时在北京民族出版社工作。我当下什么也没说,因为不想让西藏代表觉得我在监视他们,但几年以后我问过阿沛那张纸条上写了什么,阿沛大笑着说,那张纸条警告我们不要相信共产党的花言巧语。曲洛告诉他共产党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值得信任;他们不仅没有宗教信仰,更糟糕的是,还坚定地要摧毁宗教。”68年后的今天看来曲洛之言怎么不是授记?
西藏政府给卓木出发的两位谈判代表带去给阿沛‧阿旺晋美的秘密指令和礼物等。在给阿沛‧阿旺晋美的指令中,西藏政府任命阿沛等为西藏代表,提出了与中国谈判时五条原则,并指示所有最终的决定和其他的重大问题必须随时请示西藏政府。
1951年4月29日,西藏政府代表和中国代表的第一次谈判在中共军事委员会联络厅召开。中国谈判代表团以统战部部长、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李维汉、中国书记处办事处主任张经武、中国西南军区十八军军长张国华、西南军政委员会秘书长孙志远等。另外中国方面以非代表身分与会的还有十八军联络科科长平措汪杰和他的助理乐于泓等。
4月28日民族事务委员主任通知西藏政府代表团,要在民族委员会介绍谈判准备情况、时间、谈判程序等。西藏政府代表团按通知时间到了民族事务委员会,李维汉给西藏政府代表团发了1950年5月已经制定所谓“谈判十条”,并声称明后天要以这个为基础进行谈判,是当时中国中央指示该十条为谈判条件。“十条”:
1、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英美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的大家庭来。
2、实行西藏民族自治。
3、西藏现行各种政治制度维持原状概不变更。达赖活佛之地位及职权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
4、实行宗教自由,保护喇嘛寺庙。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
5、维持西藏现行军事制度不不予变更,西藏现有军队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武装之一部分。
6、发展西藏民族的语言、文字和学校教育。
7、发展西藏的农牧工商业,改善西人民生活。
8、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完全根据西藏人民的意志,由西藏人民及西藏领导人员采取协商方式解决。
9、对于过去亲英美国或和亲国民党的官员,只要他们脱离与英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关系,不进行破坏和反抗,可以一律继续任职不究既往。
10、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人民解放军遵守上列各项政策。人民解放军的经费完全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给。人民解放军买卖公平。
中国首席代表李维汉强烈要求以上的“十条”双方谈判的基础,西藏政府代表拒绝接受中共提出的方案和对此的解释,并极力要求以西藏政府提出的五条原则为基础进行谈判。
西藏政府的五条原则︰
1、西藏佛教之国是一个自由、独立的国家。保持和发展历史上即已存在的西藏与中国间的供施关係。
2、西藏政府和中国新政府之间的关係继续维持类似西藏政府与国民党政府间的关係。
3、中国政府向西藏派出不超过一百人的代表和工作人员,他们的安全由西藏政府负责。
4、归还打箭炉以西的西藏领土,中国军队和机构撤出西藏。
5、西藏的国防安全由西藏军队负责。
各自提出了自己的原则,非常明显没有任何继续谈判的余地。据有关当时谈判的资料显示,首先,双方对称呼上无法达成共识西藏政府代表称西藏政府和中国政府,而中国政府称,“西藏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之后,是有关中国军队进入西藏全境的问题,西藏政府代表认为没有必要中国军队进一步入藏,因为西藏没有英美帝国主义—
其实,当时西藏政府代表的争议没有任何的意义,中国“派军入藏是个早已做出的决定,中央政府下决心要让解放军进驻西藏。”
中国军方作家吉柚权写的《白雪:解放西藏纪实》中也提到《扎麻芒堡条约》
虽然称谈判,但实际上就是中国逼迫西藏代表承认“谈判十条”,而且,任意增加分化西藏的如班禅问题等条款。西藏代表所提出的任何问题全盘否定,而且,以“解放军进攻西藏”威胁。整个过程是强迫承认中国列出的每一条,争取签字。是软硬兼施,如,李维汉恐吓“如果这就是你们的想法,那就卷起铺盖滚回去吧”。“达赖喇嘛依然是那个骑马的人,他将担任委员会主任一职,并负责整个委员会—-不会消弱达赖喇嘛政府的权力—-”平措汪杰对谈判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平汪说:“我觉得必须尽最大努力去促成和平的结果。”如李维汉说:“这第一杯酒,应该敬给平措汪杰同志!他为签订《十七条协议》立下了大功。”
西藏代表提出的中国代表找不到任何理由说“不”的问题,以及为了在中国政府列出的“十七条”上签字,再玩阴谋—另外签订《秘密附加协议》。因为是《秘密协议》西藏政府无法公开内容,更不用说实施协议内容。而中国官方不承认曾经有这样的《协议》所以,至今这份《秘密协议》不见天日,但从参加谈判的两方人员的回忆录证实确实有《秘密协议》,而且,可归纳为如下几点:
1、如果达赖喇嘛已经出境,在国外居留四、五年后回西藏时,可以保留原有的职权。居留国外的这一时期达赖喇嘛的所需品等由西藏政府提供。
2、解放军驻西藏的国防部队数量在一个军左右,在建立西藏军区时要任命一至两个噶伦为副总司令。
3、保留五百名藏军做为达赖喇嘛的警卫队,另外为了维护各地治安而保留一千名藏军,其余藏军全数解散。
4、西藏政府外交部编入中国政府外交部的下属单位,西藏政府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在外交部所属担任适当的职务。
5,逐渐停用西藏货币。
(但这不是全部内容)
虽然,说西藏代表和中国政府代表“谈判”签署了《十七条》,但是,事实如上面提到的软硬兼施迫使西藏代表签署中国列出的各条款,而且,更为荒唐之处《十七条》没有任何保证实施条款和违犯法条款后是否可单方面废除协议的规定。因此,签署了《十七条》之后中国在国际上大肆宣传之后,从来没有真正实施协议,直至1959年中国方面公开撕毁。
另外,与这次谈判有关的一问题没有多少人关注,那就是有关西藏代表阿沛‧阿旺晋美的当时身份问题。阿沛‧阿旺晋美当时是西藏政府噶伦、驻昌都的总督,遭中国俘虏后一直在中国控制下,并且如上一篇文章谈到的中国方面由平措汪杰负责全力统战阿沛‧阿旺晋美等,因此,他被任命谈判代表之后,西藏社会众说纷纭,如平措汪杰说的“当时流传的谣言说,阿沛收受了金银,已经被中国共产党收买了,或者说他在昌都被俘后已经被迫改变了立场。”当然,阿沛是否收受金银如今已经无法查实。但是,如今可以查的资料显示:“1950年11月21日,成立了筹备委员会(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笔者注),王其梅为主任,阿沛·阿旺晋美和惠毅然为副主任。”之后,“1950年12月27日,召开昌都地区第一届人民代表会,来自33个宗的151名代表参加,其中有活佛、土司、头人、商人、农牧民和解放军的代表人士。—于1951年1月2日,大会一致选举王其梅为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主任,帕巴拉•格列朗杰、阿沛•阿旺晋美、罗登协绕、邦达多吉、降央伯姆(女)、平措旺阶、惠毅然、格桑旺堆为副主任,扎西朗杰等95人为委员。中国官方资料显示:昌都地区“1950年至1956年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级行政区。”直属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管辖。
按以上中国官方记载,当时藏人对阿沛的怀疑也不是空穴来风。
因此,笔者曾在《六十六年后再看《十七条协议》》一文中写道:“图伯特政府任命阿沛•阿旺晋美为谈判代表前他已经是中共省级行政区高级官员。所以,虽然图伯特政府和中共代表在北京激烈的谈判了多个回合,而事实上首席代表还是中共官员,感觉中共自己人跟自己人谈判。”真如这样,对《十七条》内容不值得奇怪。
完全由中国布置的谈判“游戏”,全盘否定西藏代表要求,并在威胁、欺诈下签署了《十七条》。在西藏历史上第一次失去了国家主权,从此开始了屠杀和奴役的漫长岁月—中国数万大军“光明正大”地开进西藏各地,开始了占领和殖民统治西藏的序幕。

文化清洗--禁止西藏佛教文化在中国传播

桑杰嘉

【藏人谈西藏】

 vot.org
中国一方面开口闭口称“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在统治西藏七十年里对西藏民族和文化的打压、同化未曾停止过。特别是最近几年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中国政府不仅仅在西藏境内打压西藏宗教文化,同时也在中国本土也严格限制西藏佛教文化,并采取严厉打击。这一严重的文化毁灭政策不仅违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而且,也严重违犯了中国的《宪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不尽打压西藏佛教在中国各地的生存和发展,而且,也在剥夺中国人信仰、接触西藏佛教文化的权利。
自去年媒体报道,中国各级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在中国的寺院等佛教场所严厉禁止西藏佛教文化的存在,并要求限期清理。
如,去年7月,中国强制要求江西九江市九龙寺“销毁一切与藏传佛教有关的饰品”。2018年11月初,河北省武安市宗教局召开会议提出“重点防范藏传佛教文化在内地传播”之后,有关西藏佛教在中国遭到禁止、打压的消息接二连三。遵化市驱逐西藏僧人。今年3月中国河北省统战部下发的文件要求对西藏佛教传播情况进行全面摸排调查。5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下发《整改通知书》要求安福寺限期整改清除西藏佛教文化元素。5月,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佛教协会文件下发《关于禁止藏传佛教向内地传播的相关规定》禁止西藏佛教文化。
图片来源:乱历史网站
据《寒冬》报道,江西九江市的九龙寺为弘扬西藏佛法,在寺庙周围、满山遍野挂满了经幡,吸引很多人来唸经拜佛。去年7月,当地民族宗教事务局下令查封九龙寺,并销毁一切与西藏佛教有关的饰品。政府强迫“不把经旗销毁,就让派出所的人把你抓去坐牢!”寺主为保住经旗誓死不从,称:“你们再逼我,我就自焚。”政府人员怕闹出人命,当时没有查封寺庙,但随后却以各种理由常常骚扰,并肆意拆毁经幡。中国当地佛教徒说“经旗是从西藏引进来的,是信佛之人的法宝。”“但中共就是这麽邪性,不允许经旗的存在。”
国际媒体继续揭露去年11月初,河北省武安市宗教局召开会议,落实中央严控五大教派的宗教活动的指令,“重点防范藏传佛教文化在内地的传播,”并要求严格限制、监督佛教徒的活动。该会议之前,河北省遵化市马兰峪镇的万佛园景区内据说供奉有六世班禅喇嘛的舍利,因此邀请西藏僧人在园内诵经礼佛,并为亡者超度。该园区是经国家民政部、国家文物局批准兴建的经营性陵园。以喇嘛宣扬藏传佛教引起不稳定为由,下令将他们驱逐—就连喇嘛平时诵唸的藏文经书、唱佛机,喇嘛服等都被销毁,禁止在园内出现。
据社会媒体上的文件显示,今年3月,河北某县下发《关于调查藏传佛教在**传播情况的通知》。该文件共6条要求对西藏佛教传播情况进行全面摸排调查,包括主持或组织宗教活动、讲座、收徒传戒等;摸清其组织结构、传播方式、活动规模、受影响群众的数量、发布情况等;新建藏传佛教活动、或传播、研习藏传佛教的活动点情况。;摸清场地所有者、主持和参观活动人员情况;汉族佛教活动场所改为藏传佛教活动场所或举办藏传佛教活动、修建藏传佛教建筑、塑像、装饰等情况;编印、发放藏传佛教出版物、宣传资料,建立涉及藏传佛教的网站、QQ群、微信群、聊天室等;向藏传佛教布施的企业及其负责人、捐赠金额,接受捐赠人员、寺庙、活动情况。
以上文件是按照《中共河北省委统战部关于调查藏传佛教在我省传播情况的通知》和省市县领导批示要求,为进一步做好**藏传佛教管控工作下发的文件。
5月1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民族宗教事务局下发《整改通知书》要求安福寺限期整改清除西藏佛教文化元素。
该《通知》称“都安瑶族自治县地苏镇安福寺:根据中央宗教工作督查反馈意见,你寺违反汉传佛教仪轨,在寺内修建带有藏传佛教建筑白塔,转经筒及大雄宝殿,为使中央督查组反馈意见整改到位,确保我县宗教领域依法依规行使权利和义务,现责令你寺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2日内(2019年5月16日前)整改转经筒,10日内(2019年5月26日前)整改白塔及大雄宝殿。逾期未进行整改的,我局将依法依规对你寺进行处罚。”
5月23日,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佛教协会文件下发《关于禁止藏传佛教向内地传播的相关规定》,该文件是按该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的要求下发的。该文件不尽禁止邀请西藏佛教人士在该地区从事宗教活动,而且,禁止在汉传佛教寺院存在西藏佛教文化元素,共9条。
其中包括禁止:大黑天、黄财神、度母等藏传佛教造像;含有藏文、密咒或藏传佛教的转经筒;悬挂含有藏文的经幡、唐卡;含有圆形(倒锥形)主体构件的塔形建筑;太阳神图案的建筑或装饰物;藏文或密咒的护身符、卡、张贴画;曼陀罗(又称坛城,即四方世界);金刚铃、金刚杵、曼达盘等藏传佛法器;开展火供、煨供、晒佛、辩经、灌顶等藏传佛教活动。
从以上这些官方文件证明有关在中国各地禁止西藏佛教文化者涉及中央宗教工作督查、河北省委统战部、都安瑶族自治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和渭滨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等,从而说明严重违法打压西藏文化的行为并非一些地方官员头脑发热而推行的,是中国中央统一推行的政策,而且,也很清楚是中国主管宗教、民族事务的中央统战部一手指挥。
大家还记得中国召开十九大期间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副部长冉万祥等在10月21日10:00在梅地亚中心二层新闻发布厅举办记者会,面对世界媒体侃侃而谈“藏传佛教就诞生在我们古老的中国”、“ 它就是中国宗教,不是外传的。”(成为国际笑话)“西藏佛教是“中国化的典范”、“中华文化本身也是藏文化组成的,藏文化也是中华文化的组成的一部分”—-
退一万步说,既然,西藏文化是你“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在中国境内传播、发扬有什么错?为什么在中国禁止西藏佛教文化传播?为什么阻止中国人信仰、学习?反过来,为什么不禁止汉文化肆虐西藏?为什么政府强制在西藏推动汉语、汉字普及?—-世人肚知心明,中国到底想要什么。
图片来源:微信平台(北清双创俱乐部)
中国消灭西藏民族是其既定政策,在过去的七十年里中国一直在西藏推行和实施这一政策。最近几年中国加大步骤,全面打压西藏宗教、文化,从政策和国家层面强制实施彻底消灭西藏民族的政策,从取消西藏文教学、禁止在学校讲藏语、禁止藏人参加宗教活动到对西藏佛教进行新的“阐述”等等,在有计划、有步骤,全方位地实施灭绝西藏文化和种族政策。如今,在中国各地禁止西藏佛教文化也是堵截扼杀西藏文化的手段之一,当然,也严重侵犯了中国人对西藏佛教的信仰自由,甚至到了中国佛教徒用生命维护也无济于事的悲惨境地。
年初,笔者在《中共统战部掌控民族、宗教事务大权对西藏的影响》一文中谈到,2018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并在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国的民族和宗教事务大权交给中国臭名昭著的统战部后的影响。
“—中共统战部掌控中国民族和宗教事务大权,对于中共统治下的各民族是灾难,对各宗教更是严重的威胁。从这一角度透视中共对藏政策,以及西藏问题的解决不得不承认前景非常渺茫,因为,统战部掌控着“研究拟订民族工作的政策和重大措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和“研究拟订宗教工作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协调宗教工作,依法管理宗教行政事务”,因此,统战部掌控了对西藏境内政策和宗教政策的绝对权力,而随着统战部这个利益集团的权力膨胀,激化西藏境内矛盾和打压宗教—”
如今全中国打压各宗教的运动变本加厉的同时中国统战部以他最擅长的笼络、挑拨、分化等方式来打压西藏宗教和文化,且也开始挑拨、分化、破坏西藏佛教和中国佛教的交流、学习,打压西藏文化在中国的生存和传播。事实是中国政府把扼杀西藏文化、宗教的政策从西藏本土向中国各地延申,因为,西藏佛教在中国的打压政策来自中国中央统战部的统一指示,这意味着在全中国实施这一政策,所以,将发生更多压迫西藏宗教、文化的灾难是不可避免。
从另一角度看,中国政府在承认西藏非中国,西藏文化非中国文化的事实,因此,外国的西藏宗教文化禁止进入中国宗教场所,更禁止在中国传播。因为,中国宗教事务条例第五条规定:“各宗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
中国对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从西藏本土扼杀到中国各地,是在全面实施西藏文化种族灭绝的缩影之一。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四——枪口下的游戏“谈判”

桑杰嘉

【藏人谈西藏】

 vot.org
中国侵犯西藏政府军在珠曲(金沙江)的防守之前,抓紧多路大军的进攻策略部署。另一方面,中国非常清楚从军事而言西藏政府军无法阻止其侵占整个西藏。但是,对大军占领西藏全境,需要考虑国际社会,特别是邻国的反应,进军首都拉萨等需要讲究策略,他们要求西藏政府派人与北京谈判,并且,中国早在1950年5月已经制定所谓“谈判十条”即中国政府文件称“与西藏地方政府谈判条件”,由邓小平起草中央批准。
夏格巴·旺秋德丹ཞྭ་སྒབ་པ་བདེ་ལྡན་དབང་ཕྱུག西藏谈判代表
该文件中明确指出“我们意见这十条可作为秘密谈判的条件,不宜全文公布,以免帝国主义捣鬼。”这也是西藏政府早在1949年中国大肆宣称要“解放西藏”后,为了阻止中国进一步入侵提出愿意谈判,并派出谈判代表,5月时西藏谈判代表团仍留在印度争取谈判,“谈判十条”是为了应付西藏政府提出的谈判而起草的,后来成为在北京谈判条件。
有关中国下定决心军事入侵西藏的事实非常清楚,“谈判”、“和平解放西藏”等只是策略,包括中国武力侵犯西藏政府军防线前后所提出的谈判都是这一策略的一部分。如1950年9月8日毛对军方发出“占领昌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并指出:“现印度已经发表声明承认西藏为中国领土,惟希和平解决勿用武力。英国原不许西藏代表团来京,现已允许。如我军能于十月占领昌都,有可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求得和平解决。现我们正争取西藏代表团来京并使尼赫鲁减少恐惧的方针。西藏代表到京时,我们拟以既定的十条作为谈判条件,争取西藏代表签字,使十条变为双方同意的协定。果能如此,则明年进军拉萨会要顺利些。—”
西藏政府官员和军官
中国军队侵犯西藏政府军防线,击垮西藏政府军主力,并占领西藏重镇昌都是中国入侵非法占领西藏的既定政策中最主要一步,与西藏政府代表未前往北京、帝国主义没有任何的关系,与“解放”西藏人民、“解放百万农奴”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中国侵略军于1950年10月7日,对驻守珠曲一线的西藏政府军发起全面攻击,经过近两周的苦战,西藏政府军寡不敌众,防线失守,中国军队占领了昌都,并俘噶伦总督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藏军官兵,基本消灭西藏政府军主力部队,但是,中国在舆论和宣传上仍然鼓吹“和平解放西藏”。就如平措汪杰先生回忆录里说的:“尽管解放军刚用武力拿下昌都,但此刻的首要任务依然是和平解放全西藏—”
1949年11月2日西藏外交部就中国宣称“解放西藏”问题致电中国主席毛。同时,西藏政府通过电台以藏、英、中三种语言作出回应,除了解释历史上的中藏关係是宗教上施者与被施者的关係以及西藏不属于中国等历史事实而外,还指出:“强大的中国如若想弱肉强食,以大国吞併小国西藏,则西藏哪怕是男尽女绝也将战斗到底。”并表示愿在俄罗斯、新加坡或香港等任何第三国举行双边谈判,结果中共方面选择香港作为谈判地点。西藏政府对此予以承认,并选任泽夏堪琼.图丹嘉吾和孜本.夏格巴旺秀德登二人为西藏代表。
早期的西藏军队
1949年藏历12月26日,西藏代表从拉萨起程,于3月7日抵达印度噶伦堡,代表们从西藏政府那裡接受的使命是有关西藏外交部给毛泽东的致函以及争取得到中国对整个西藏的完整与统一不予破坏的保证。并向中国政府表明中国如果干涉西藏事务,则西藏在任何时候都绝对无法接受等。
但由于西藏代表遭英国政府拒发前往香港的签证等原因,西藏代表未能前往。9月6日和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会谈,表示西藏代表团作好了准备等中国驻印度大使抵达后马上谈判,同时也要求中国克制,不得在康区制造任何麻烦。9月16日,西藏代表团和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进行了会谈。会谈一开始西藏代表重申了西藏政府的态度和立场,并向大使保证,没有必要西藏从帝国主义的压迫下解放出来,因为西藏一直受达赖喇嘛的保护和统治,并没有被任何外国统治过。
袁仲贤表示,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就西藏继续保持独立的问题举行谈判。并提出三点:1,西藏必须承认是中国的一部分。2,西藏防卫由中国政府负责。3,西藏与任何国家的政治或商贸等外交活动必须通过中国处理。他还承诺说,西藏政府答应以上三点中国人民解放军就驻扎在金沙江东岸,不会向西藏进军,西藏就和平解放。同时警告不接受三点战争将不可避免。
西藏代表团向西藏政府汇报了中国方面提出的先决条件,西藏政府表示无法接受中国的条件。
很明显中国大使所说的不会向西藏进军是在撒谎,因为,中国最高层已经非常明确的决定了大军占领西藏,也决定对西藏政府军的防守进行军事侵犯,甚至,在定了“与西藏地方政府谈判条件”之后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如谈判成功停止进军。相反,8月23日,已经指示军方“占领昌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所以,如果西藏政府全部接受中国大使提出的三点,中国的进军西藏和侵略计划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西藏政府军
不过中国高呼谈判的同时有关对西藏入侵的“理由”似乎在开始变化,1950年8月21日周恩来给印度驻中国大使的《备忘录》中中国入侵西藏的理由不再是“驱逐英美帝国主义势力”,变成了要“必须要肃清”“中国国民党反动派在西藏的任何影响”。9月8日由周恩来起草的中央文件中也称:“解放军进入西藏,驱除国民党影响—”。另外,1950年11月10日,中国军方“关于进军西藏各项政策的布告”中称:“—-西藏人民长期遭受英美帝国主义及蒋介石反动政府的压迫,特令本军开入西藏—-”这个说法更是荒唐之极,而且,真冤枉了国民党,早在1949年7月西藏政府驱逐出境国民党有关人员,当时中共的《人民日报》发文谴责过西藏政府。现在西藏突然出现了国民党影响——-谎言编来编去,自己都不知道编到哪里了—–当然,“解放西藏人民、三座大山”等是之后的谎言,“解放百万农奴”更21世纪弥天大谎之“杰作”。
中国军队入侵昌都后,1950年11月7日西藏政府指示夏格巴向联合国提出紧急请愿,请愿书指出:“西藏人民深知阻止不了中国人的进攻,我们已接受与中共进行谈判,虽然始终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要抵抗具有丰富战争经验的中共军队似乎并没有战胜之希望,但我们坚信不论世界任何国家发生侵略战争,联合国都会给予帮助和制止”。
同时西藏政府召开西藏国民大会的扩大会议,会议决定要求达赖喇嘛亲政,在西藏面临生死存亡之危难时刻,年仅十五岁的达赖喇嘛于1950年11月17日登基。达赖喇嘛给中国主席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信中指出︰“在我年幼期间,我们国家之间的关係出现紧张,如今我已承接了全部的责任,因此真诚期望能恢复双方以往的友好关係。另外请求放回被俘虏的西藏人,并把军队撤出他们武装佔领的西藏地区”。
西藏的请愿书于11月13日抵达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在联合国萨尔瓦多代表团的主席赫克特.卡斯楚要求把“西藏受外国武力入侵”一事排入大会的议程里。并提交了一份决议草案:
和平的国家西藏并未作出任何挑衅行为,却被一个外来武装势力入侵,它来自北平政府所控制的领土。我们决议:
一,就西藏未行挑衅却遭侵略一事予以谴责。
二,建立委员会,专责研究联合国大会可以就此事采取什么行动。
三,指示该委员会在从事研究时,特别考虑西藏政府的请愿书,并在本会期尽早将报告书呈交给联合国大会。
同时建议此事急迫,决议草案应该不必送交联合国总务委员会,迳行排入大会的议程。
但是,各大国为自己的利益和国际各阵线利益进行辩论之后,促使搁置了西藏决议案,其中英国的建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另外,西藏问题在联合国被搁置的主要原因正如西藏学者茨仁夏加说的:“一开始,英国和印度都刻意误导联合国,对西藏地位问题提供不正确信息,还说西藏与中国之间有和平解决的可能。”
西藏政府军
对此,达赖喇嘛尊者在自传中写道:“另一个对我们的严重打击是,联合国全体代表大会决定对西藏问题不加考虑。这使我们惊慌失措。我们曾信任联合国为正义的支柱,而且更惊异地听说那是由于英国的发言才废除了这一论题。我们曾与英国有相当长的密切关系,而且从许多英国官员的智慧和经验裡大获收益。而且,也是英国以把我们作为独立主权而与我们缔结协约的方式,暗示了承认我们的独立。然而今天,英国代表却说什么法定地位并不清楚。”
尽管在联合国的请愿遭到挫折,西藏政府仍然没有放弃投诉有关中国入侵西藏的努力。1950年12月8日再向联合国提出新的动议,并邀请联合国派遣一个调查事件真相的使团来西藏。同时,派出西藏代表到联合国向各国代表游说支持西藏。
西藏重镇昌都沦陷、噶伦阿沛等被俘虏之后,中国继续“兜售”“和平解放西藏”,当然是策略上的需要,因为,自昌都被占领之后西藏政府和人民根本没有计划再次组织军民抵抗中国,只是希望对话说服或者呼吁国际社会干涉,事实上根本没有再次发生战争的可能性。除非中国军队见藏人就杀,这也不可能,因为,他们还要扮演“救星”。
但是,对于西藏政府谈判是唯一的选择,而联合国搁置西藏问题更促使西藏政府谈判。中国政府为了表面上争取“合理化”进军拉萨等地,以及清楚西藏政府的现实处境,因此,再次高唱“和平谈判”。对此,西藏政府文件称:
“当时昌都在中共控制下,中共为了收买被俘的总督阿沛‧阿旺晋美及其工作人员,不断地向他们讲解中共的民族平等政策,宣称与中共合作将会得到宽大处理等,一直处于政治教育之中。”
西藏军官
这一点得到平措汪杰先生的证实:“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教育他们有关新中国政府的事情。我花很多白天和夜晚的时间,向阿沛和崔科介绍苏联、共产主义和中国的现状,最重要的是向他们解释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平等和宗教自由方面的政策。—-除了与他们一起谈话以外,我私下和崔科单独谈。—–除了花大量的时间向他们介绍中国政策的好以外,我还竭力强调,西藏要想在军事上反抗中国是徒劳的。—–”
“在中共策划鼓励下,阿沛‧阿旺晋美从昌都前后派出孜仲‧坚参彭措、噶仲‧桑凌以及堪穷‧洛智格桑和嘉仲‧吉嘉等到拉萨,向西藏政府提出中共要求西藏方面派出和平谈判代表前往昌都,在谈判解决之前中共保证不会进军拉萨;对达赖喇嘛和西藏官员的安全和事业可以由阿沛及多麦总督全体工作人员担保,以及政府最好是及时派出代表团等等。此外,阿沛‧阿旺晋美还提出如果西藏政府需要,则他愿意代表西藏政府参加谈判等意见。”
平措汪杰称以上安排是他争取的“就在我们和阿沛和其他拉萨官员建立良好关系的努力渐有成果之时,我们讨论出一个办法,—–阿沛应该写信给他的噶厦的同事,—并且敦促拉萨派代表前来。—阿沛同意了。我们谨慎地商量了这封信的内容,在崔科草拟出第一稿之后,他、阿沛和我一起讨论并修改了好几次,然后我把信给王其梅看,他和阿沛又仔细讨论过,再修改了几次。最后,阿沛和其他所有西藏官员都在信上署了名,我们派人把信送往拉萨。”
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任命阿沛为西藏首席谈判代表,并派遣勘穷‧图丹勒蒙、桑颇‧丹增顿珠为助理带著西藏政府的文件从拉萨启程前往昌都进行谈判。他们持有的西藏政府文件除了证明他们的代表身分,还指示他们可以和中共进行谈判,但必须坚持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以及不能同意解放军进入西藏等。
在西藏政府给他们的另一份文件中则指出了西藏与中共进行谈判的五条原则内容,即:
1、西藏根本没有帝国主义势力,西藏和英国间存在的外交关係是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前往印度后产生的,西藏和美国只是贸易关係。
2、归还以前的旧政府和现在解放军所佔领的西藏领土。
3、西藏如果遭到外国入侵,则请中国政府给予帮助。
4、请进入康区和青海的解放军撤出。
5、今后请勿听信班禅和热振方面的挑拨。
以上为内容的西藏政府文件由昌都总督阿沛‧阿旺晋美转交给到中国军官王其美,没有资料显示西藏代表团和中国进行过正式的会谈。对西藏政府的立场中国方面的狡辩、反驳。因此,中国又要求阿沛向西藏政府发电说谈判在拉萨举行,而且,请求准许中国的一小队代表前往拉萨谈判,西藏政府同意了阿沛的请求。
“一个新方案浮出水面:王其梅和阿沛将在一支小分队的护卫下一同去拉萨,直接与噶厦会谈。我刚准备要实施这个计划—-”平汪说。
这更能说明西藏政府和人民没有对抗中国人情况,中国的一支小分队都可以去拉萨,数万大军更可浩浩荡荡开进拉萨,但中国在实施完全占领西藏全境设计策略,按茨仁夏加的说法是:“—然而,从策略上考量,他们想要替中国军队进入西藏首都取得名正言顺的理由—”。而也有学者认为中国在“发动一场‘和平解放’西藏的新战役。”
多次提到对于中国“谈判”策略,中国争取阿沛到北京谈判是利用阿沛稳定“亚东和拉萨”迫使派代表谈判。中国官方文件明确指出:“即使谈判不成,在适当时将谈判经过公布,亦能增加争取分化的作用。有利于—-宣传活动。至于我军入藏的方针及时间均已定妥,不论谈判及谈成与否,均不动摇。”
中国入侵占领西藏重镇昌都后,数万大军磨刀霍霍,并全力洗脑被俘的西藏官兵,大力宣传“和平西藏”,迫使西藏政府谈判,至于谈判的结果并不重要,因为,中国已经确定入侵和占领西藏。而且,数万大军进军西藏更是不动摇的政策,只是在国际上争取英国等,特别是争取印度对中国入侵西藏的默认,为进一步占领西藏全境实施策略。
而西藏方面主力军被击溃,在军事上没有任何对抗中国军队的计划,国际上的支持也受到挫折,因此,只能进行对话,但一直坚持国家主权独立的原则立场。希望达到的目的是中国军队停止进军卫藏等,并且撤离西藏领土,以及归还不仅仅共产党政府非法占领的土地,而且,归还国民党和满清非法占领的西藏固有领土。有人觉得当时西藏政府的要求是非常“荒唐”,但是,这是西藏政府对国家主权立场,在国家主力军被击垮、数万大军逼近的情况下,仍然坚持维护国家主权独立。
中国叫的最亮的所谓的“谈判”、“和平解放西藏”都是游戏,是蒙骗世人,要挟西藏,而且,继续要玩这游戏直至强迫签订十七条。而世人皆知的事实是中国对西藏一开始就是武力入侵,且非法占领和殖民统治,而“和平”两字连边都沾不上一点。

2019年5月11日 星期六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三——侵犯西藏政府军防线

桑杰嘉

 vot.org
1950年10月,中国军方经过数月的准备完成了四万多士兵在珠曲(金沙江)东岸等地的军事部署,珠曲西岸是西藏政府军的防线前沿。中国的先遣部队更早已经抵达,并与西藏政府军发生了小规模的冲突。中国在部署军队的同时,向外界塑造本想“和平解决”问题,不得已而采取军事行动的假象,和平谈判、“劝和团”—-统统上阵。事实上,毛泽东早在1950年1月已经下达5月入侵西藏、10月前“占领全藏”的指示。
中国侵略军渡珠曲向昌都进攻
中国因考虑舆论和国际社会的反应,更重要的是军队部署需要时间,在这期间中国大力鼓吹和西藏“谈判”、“和平解放西藏”等,目的是掩盖或淡化挑选最精锐的三万士兵,以及其他部队的协助下从四川、云南、青海、新疆对西藏“多路向心进兵”入侵西藏行动。中国入侵西藏占领全境必须要清除西藏政府军在珠曲边的防线,处理西藏政府军。
说到珠曲,西藏政府军为什么在珠曲边上防守?很多中国官方资料误导珠曲为西藏的“边界”,很多人也误认为当时西藏的边界是珠曲。说明这个问题需要回到1932年,甚至更早的1918年。
中国侵略军渡江入侵西藏
1913年,西藏政府驱逐了在拉萨的所有满清官兵之后,西藏政府加紧收复满清时期在康区占领的领土。1917年西藏政府军队开始攻击在昌都等地的中国军队(又称川军),中国军队连战连败,珠曲以西完全由西藏政府收复。最终迫使昌都的中国军队签订了《缴械协定》五条,1918年4月19日中国军队缴械,中国第七营营长张南山投江自杀,21日西藏政府军进驻昌都。西藏政府军收复昌都后兵分南北两路,北路军很快收复了珠曲西岸十三县,攻占娘荣,包围甘孜、巴塘等地,西藏军队目标是收复达孜多(康定)等全部被占西藏领土。当时,中国军队遭到很大打击,处境非常不利,因此,中国方面请求英国协调藏中停战。英国政府派遣重庆的英国副领事台克满(TEICHMAN)协调停战。最终在1918年8月19日西藏和中国方面签订了《昌都停战条约》共十三条。参与谈判的西藏军方代表是藏军司令噶伦喇嘛降巴丹达,中方刘赞廷,英国副领事台克满,三人均签字盖印。为了实施《昌都停战条约》1918年10月10日藏中再次签订了《绒坝岔撤兵条约》共四条内容,条约上有藏方、英方和中方代表签字。藏中军事冲突告一段落,西藏政府收复领土的战事暂时停止。
1918年停战不久后,藏中军队再次发生冲突,因为,西藏政府决心收复所有被占领的领土,虽然,1918年签订了停战条约,但收复领土的目标并未放弃。1930年西藏和中国军队再次正式发生冲突。1931年2月9日,西藏军队向中国军队发起攻击,中国军队大败退出甘孜、章果、娘荣全境。当时中国政府:“国难方殷,对藏极宜亲善,甘事从速和解”,中国军队无奈之下再次与西藏政府签订《暂时停战条约》,共八条。西藏代表代本琼仁,中国代表刘赞廷。
但是,1932年2月,刘文辉撕毁停战条约命令其部下多路进攻西藏军队,并勾结青海的马步芳军阀部进犯西藏多地,刘文辉部再次侵占了邓柯、石渠、德格和白玉等。西藏政府军虽然顽强抵抗,由于寡不敌众,失去了之前收复的多地。此时,中国军队内部发生危机,刘文辉无力继续战斗,立即让邓骧与西藏和解。在1932年10月8日,西藏代表琼仁和中方代表邓骧再次签订了《岗托停战条约》,共六条。第一条:双方接受和议,协定停战,弃仇言好。所有藏汉历年悬案,候听达赖佛与中央决定。第二条:汉军以珠曲上下游东岸为最前防线。藏军以珠曲上下游西岸为最前防线。双方军队,不得再逾越前进一步。条约最后一条称:“如有未尽,将来由达赖佛同中央修正之。”
西藏政府多吉总督、噶伦阿沛被俘虏
签订了条约之后,停战直至1950年,由于“达赖佛和中央没有修正”,双方也没有违犯条约。因此,西藏政府军主力继续驻守在珠曲西岸,很清楚珠曲并非藏中边界线,而是临时停战防守的阵地前线。
再回到1950年,1950年5月22日北京电台广播称:“西藏当局派出代表去北京和谈,这样会避免西藏人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很明显这是中国的舆论迷惑,事实上在争取军事部署的时间。于此同时,中国方面派遣各路“劝和团”,有藏人、也有中国人,其中如,格西喜绕嘉措、格达、达赖喇嘛大哥达采仁波切、志清法师(中国人,曾在西藏寺院学习佛学多年),其目的就如中国官方文件中显示的“使达赖留在西藏并与我和解”。
另外,中国方面也提出有十条内容的谈判条件(当时保密),内容基本上与后来的《十七条》差不多。第一条就莫名其妙“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英美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事实是在西藏根本没有什么“英美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显然,这只是中国入侵西藏的借口而已,如今中国官方都不好意思提起这个说法,从2009年彻底变成了“解放百万农奴”弥天大谎。
由于中国军队必须要经过康区和安多地区,为了防止康区和安多藏人的抵抗,中国采取了各种手段,其中包括借道等。主要措施还是竭力表示将维持康区现状的方式安抚康巴人,防止抵抗或者同西藏政府军联合。另外,中国军对大量的后勤运输需要靠康区藏人支持,当时,平措汪杰为中国军队从理塘到巴塘的供给运输组织了十万头牦牛,因此,可见当时康区藏人的合作或者不对抗对中国何等的重要,而且,中国共产党复制大量的国民党时期的大洋,大撒钱创造了“大洋哗哗如下雨”的“美景”康区藏人的抵抗。
西藏政府多吉总督、噶伦阿沛被俘虏之后
1950年4月18日,十八军五十二师先遣支队到达甘孜,一五四团二营抵达邓柯。6月22日,渡过珠曲,收集藏军情报。早上十点钟左右在邓柯西四十里处与藏军三代本牟霞部几十名骑兵相遇。中午时分藏军主力赶到,包围了中国情报探员,击毙几十名士兵,俘虏八名。
1950年7月,藏汉军队在昌都北部的邓柯发生了军事冲突,中国军队在这次行动中摧毁了西藏军方设在邓柯的无线电台。
1950年10月7日,中国军队向西藏军队发出总进攻,十八军是主力军。中国军队的具体部署:“一支部队从大本营甘孜进发,由北路向昌都地区发起攻击;另一支部队从大本营巴塘由南路向昌都发动突然袭击,这样就可以从背后打击昌都藏军,并且切断其逃跑路线;第三支部队在中心开花,直接袭击昌都。”
中国四万大军武装侵占西藏,全面攻击西藏政府军在珠曲西岸防线的时间是1950年10月7日,对此,西藏流亡政府官方文件有如下记载:1950年10月7日,中国西南军区的军官张国华和王其美指挥的四万多名中国军队兵分八路突然向康区首府昌都发起攻击,在昌都地区的八千多名藏军虽然英勇抵抗,但因实力悬殊,寡不敌众,经过二十馀次的战斗后终于在19日被击败,约5799名藏军官兵在战斗中殉国。中国军队攻佔昌都并俘虏了时任昌都总督的噶伦阿沛.阿旺晋美。”
中国军队供给在运输途中
当然,中国官方对这次军事入侵杀害西藏军人的数字至今未公开,是国家“机密”。
以昌都为总部的西藏政府军在珠曲西岸苦战,10月18日昌都总督、噶伦阿沛.阿旺晋美撤离昌都,10月21日在昌都南五十公里处遭中国军队包围迫使投降,俘虏了阿沛.阿旺晋美等西藏政府军要员。
中国入侵占领了西藏重镇昌都,西藏政府军主力被摧毁。
中国对这次军事入侵策略除了人海战术外是:“敌人对于此广大地域的地形了如指掌,还有他们很会骑马,我们好像老虎拍苍蝇一样—-有力使不上。因此,西南军区的领导人指示我们进行包抄动作。我们被告知,全靠我们是否能够捉住敌人,如果我们能够包围敌人,即可取得胜利。” 而西藏政府军方恰恰没有认识和利用自己的优势进行抗击。
中国军队的藏人运输队
中国四万多实战兵力极强的军队对不到一万人的兵力,且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和先进武器装备的西藏政府军,结果可想而知,但是,用兵史上不全是因多、强而注定赢。在这次反抗侵略的战斗中,西藏政府、西藏军方领导人也有着直接责任,有失职,无智慧策略等是肯定的。最重要的还是西藏国民整体缺乏国家意识、政治意识和保卫国家精神所造成,西藏政府军再厉害,没有全国人民的支援是绝对不能取胜的,更何况,中国军队攻打西藏政府军的危机关头安多和康区绝大部分藏人袖手旁观,甚至为中国军队支援后勤和政治上进行协助,这是对西藏政府和政府军致命的打击。假设当时西藏全体国民或者大部分国民反抗中国入侵,中国占领西藏并非如此顺利。
很多人认为当时西藏政府军是绝对不是久经沙场的中国军队的对手,这样的想法似乎是铁钉道理,但是,兵家之言并非完全如此。我们不妨看看当时十八军第二参谋长四十年后怎么看这场战争的。
“如果噶厦不死守珠曲而是采用游击战来截断我供给线,分割、分散我兵力,拉长我的战线,在运动中集中优势兵力将我各个击破,有可能彻底拖垮入藏部队。—–
—只可惜当时西藏噶厦没有懂军事的人。—-没有作战经验,没有正规编制,没有精良装备、没有后勤保障的—–不应与经验丰富、兵强马壮的共产党军队搞阵地战。他们应该主动放弃珠曲防线,把我们的入藏部队放进去,集中优势兵力打后勤,阻我后撤,让天然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发挥作用,让入藏部队自行毁灭。用这种方法来对付入藏部队,何愁西藏守不住?
—-当时势态发展,他们没有朝这个方向努力。”
这样的判断确实有根据,而且,中国从新疆派出入侵西藏军队的情况证明了这一点,西藏的地理和气候确实是西藏军队的巨大优势。
被俘虏的西藏军人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想,当时中国共产党刚夺下中国的天下,数百万计大军一下子“失业”,这对统治者是非常危险的问题,因为,共产党教导他们“枪杆子里出政权”。所以,入侵西藏等地可以减轻中国政府这方面的压力,以“解放西藏”、“驱逐帝国主义势力”等等为口号,把万计的军队送入战场当炮灰,中国当权者一点也不吝啬,因此,就算西藏政府军1950年守住了各地防线,中国的入侵野心不会改变,中国政府涂炭士兵生命的行为也不会收敛,中国当权者为了侵占西藏不惜把中国士兵的尸体铺满西藏大地,血流成河。而西藏政府要长期抵抗如此强大的军力也是非常艰难和残酷的问题,除非西藏国民进行全民性的防御抵抗,但是,可能性并不高,因中国的统战已经把藏人分化的非常严重。
中国侵略大军进入昌都
中国以“解放西藏”、“驱逐美帝国主义势力”等宣传口号下,部署数万计部队从之前非法占领的安多和康区向西藏中部推进,并在“和平解放西藏”的舆论下对昌都地区防守的西藏军队发起全面战争,摧毁西藏政府军的防守,屠杀藏军、占领西藏重镇昌都后,中国的说法仍然是:
“尽管解放军刚用武力拿下昌都,但此刻的首要任务依然是和平解放全西藏。”
“和平解放”多么好听、多么万能、多么模糊、多么美丽的谎言!
中国侵略军占领的消息传到首都拉萨后震惊了西藏政府和国际社会。
而中国人所谓的“和平解放西藏”还要继续演唱,直至完全占领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