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中共统战部掌控民族、宗教事务大权对西藏的影响


桑杰嘉

 vot.org

【藏人谈西藏】


藏历新的一年开始了,所有的藏人都在祝福和祈愿新的一年里更加美好,期待西藏问题解决,流亡的藏人回家,内外藏人团聚—结束六十年的流亡生活。

中共一手遮天西藏问题的解决,以及对西藏境内的政策,虽然,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施压等也会起到一定的影响,但是不能左右关系中共利益的事件,因此,在观察中共对藏政策的发展趋势和西藏问题的未来必须从中共整体的变化,特别对民族事务和宗教事务的策略变化观察至关重要。
2018年很多藏人、境外藏人媒体和研究者更多关注2018年1月召开的党的十九届二中全会。因为该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其中提出,将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删去了这一款规定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内容。外界一致认为这是中共统治者倒退的重大表现,因为这对中共统治者提供了终身制、或无限期执政的机会。不过本人更关注中共的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
2018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并在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
随着习近平集权一身的登峰造极,中国共产党的霸权也疯狂起舞。中共中央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涉及到西藏的三个原国务院下属部门归入中共中央统战部,其中涉及宗教、民族和侨务统战。
据中共官媒新华社北京3月21日报道:近日,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执行。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在“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原则下对“深化党中央机构改革”,其中,(十三)、(十四)涉及民族、宗教事务。这一改《革方案》把中国的民族事务、宗教事务和侨务事务统统归臭名昭著的中共中央统战部领导,因此,中共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由统战部领导策划、实施。
《改革方案》:“(十三)中央统战部统一领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为加强党对民族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将民族工作放在统战工作大局下统一部署、统筹协调、形成合力,更好贯彻落实党的民族工作方针,更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事项,将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归口中央统战部领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仍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
调整后,中央统战部在民族工作方面的主要职责是,贯彻落实党的民族工作方针,研究拟订民族工作的政策和重大措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问题,根据分工做好少数民族干部工作,领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依法管理民族事务,全面促进民族事业发展等。”
这是很多关注西藏问题的人感到不安,中共统战部是集特务、笼络、收买和欺诈于一体的部门。而且,自中共入侵西藏以来统战部是一个吃民族分裂饭、发民族分裂财,升民族分裂官的庞大利益集团,其代表人物曾有朱维群、斯塔之辈。让这样的部门“贯彻落实党的民族工作方针,研究拟订民族工作的政策和重大措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问题,根据分工做好少数民族干部工作—”真乃中共统治下各民族的灾难。因为,如果真正面对各民族的问题,实事求是解决了民族问题就断了统战部吃饭、发财和升官之路,而统战部真正意义上解决民众问题无所作为的事实从这么多年搞统战最后中共统治下的民族问题越来越严重得以证明。再将民族事务大权交给统战部领导等于增添了另外一道发财升官之路,遭殃的是各民族人民。
西藏与中共统战部接触已七十年,特别从1980年开始与中共统战部打交道,藏人的总结是统战部是欺骗、笼络、收买、挑拨、不讲道理、说话不算数、无赖和狡诈,以及特务工最为擅长,因此,中共决定把民族事务交由统战部领导是中共统治下各民族推向了灾难。
中共统战部接管民族问题之后的恶果已经凸现,在东突的百万人关押的教育营、迫害东突知识分子,以及关押者被分流到中国各地免费为中国公司做苦工。强迫东突人民吃猪肉、干部驻家庭—–等等一个真正领导民族事务的部门是绝对不会做这样卑鄙、甚至纳粹式残害。
在西藏统战部领导民族问题的“成果”也经浮出水面,如,2018年12月25日由《中共囊谦县委统战部紧急通知》严禁各寺院在学校寒假期间,为学生举办藏语文补习班,违者将受到惩罚。对此,人权观察组织2019年1月30日发布声明对这份禁令提出谴责,并指出这种由僧侣在寒暑假期举办的藏语文课堂在藏地非常受欢迎,从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在公立学校中藏语文教育状况的退步。

另外,西藏山南泽当地区的学校也要求父母禁止孩子在假期参加补习班。
中共从禁止学生以及家长参加宗教活动再进一步禁止寺院在寒假期间举办藏文补习班,一个正常的民族事务部门、教育部门应该提倡鼓励和嘉奖在假期中自愿、免费地为学生提供民族语言文字教育,为发展民族文化做出贡献的寺院和个人,但是,中共采取了完全相反的禁令和威胁,从而反映了统战部领导民族事务的真实写照。严重的妖魔化寺院举办的藏语文补习班“形容为“意识形态的渗透”,更命令各地官员党员视其为“危险”、“有害”性质,并予以阻止。”
《改革方案》决定把国务院下属民族事务委员会“归口中央统战部领导”外,还把原属国务院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并入中央统战部。
《改革方案》:“(十四)中央统战部统一管理宗教工作。为加强党对宗教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统筹统战和宗教等资源力量,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将国家宗教事务局并入中央统战部。中央统战部对外保留国家宗教事务局牌子。”
“调整后,中央统战部在宗教事务管理方面的主要职责是,贯彻落实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和政策,研究拟订宗教工作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协调宗教工作,依法管理宗教行政事务,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和正常的宗教活动,巩固和发展同宗教界的爱国统一战线等,不再保留单设的国家宗教事务局。”
上面谈到中共统战部的本质和所作所为证明其对民族事务的领导和管理是中共统治下各民族将推向灾难的深渊。另外,中共还让中央统战部统一管理宗教工作,这何况又不是宗教界的悲哀?过去由于统战部介入宗教事务对各宗教的打压、监控和分化等非常严重,统战部对宗教界最毒辣的手段是宗教人士的逆向淘汰。
中国著名学者王力雄先生在他的《僧团领袖的逆向淘汰》一文中指出:“凡是坚持宗教原则、拒绝充当政权工具的僧团领袖遭到打压整肃,甚至判刑,借以警示其他僧侣;对保持沉默,不惹麻烦,传统地位比较高的僧团领袖当作“统战对象”,给一定甜头,同时大棒始终举在头顶;而对私利至上,善于投机,放弃宗教原则,甘当工具的僧团领袖则给予各种好处,塞进人大、政协甚至政府任职,对其活动开放绿灯,提供资源,让其成为吸引其他僧团领袖的样板。”
因此,如今统战部更可以公开地,不受其他部门干预地在各宗教团体中进行分化,打压坚持宗教原则者,对践踏宗教原则者进行大力扶,造成各宗教内部无法统一和团结,在各宗教中扶植大量的红色宗教人士,并利用红色宗教人士欺压坚持宗教原则的正统宗教人士和团体。
中共再给统战部“贯彻落实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和政策,研究拟订宗教工作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协调宗教工作,依法管理宗教行政事务”的权力。怎么不是中共统治下各宗教灭顶之灾?
如,2018年7月10日,西藏石渠县石渠寺的200名年轻僧人强制驱逐出寺院,并送入国家设立的学校,禁止从此穿戴僧服。这些僧人大部分在寺院学习多年,并已经取得很好的成绩,他们被强制驱逐出寺院送人学校,断送了他们选择的人生道路,再从头开始。这不尽严重践踏了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也严重践踏了他们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
在东突更是强迫信教民众吃猪肉、强制破斋戒、禁止参加礼拜—-
总之,中共统战部掌控中国民族和宗教事务大权,对于中共统治下的各民族是灾难,对各宗教更是严重的威胁。从这一角度透视中共对藏政策,以及西藏问题的解决不得不承认前景非常渺茫,因为,统战部掌控着“研究拟订民族工作的政策和重大措施,协调处理民族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和“研究拟订宗教工作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协调宗教工作,依法管理宗教行政事务”,因此,统战部掌控了对西藏境内政策和宗教政策的绝对权力,而随着统战部这个利益集团的权力膨胀,激化西藏境内矛盾和打压宗教,曲解和大肆宣传西藏分裂获取暴利是比可避免的,相反改善了西藏政策和解决了西藏问题等于断了统战利益集团的暴利,这是统战利益集团最不想看到的。
因此,研究西藏问题前景和中共政策发展趋势,以及规划流亡藏人争取西藏自由策略时一定重视中共调整民族和宗教事务部门的目的,且让中共统战部一手掌控民族和宗教事务的利害关系非常重要。

2019年1月26日 星期六

第十世班禅喇嘛遇害三十周年

桑杰嘉

【藏人谈西藏】

 vot.org
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
西藏著名领袖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圆寂三十周年了,在这三十年里他的圆寂仍然具有很大的争议,既自然发病圆寂和被谋杀的两种观点。中国政府一直坚持因病而圆寂,但是,很多西藏人,特别是独立研究者坚持认为中国政府的说法不可信,因为,疑点重重。同样对于独立研究者来说也非常困难找到充分的证据,当时所有的信息都被中国政府一手遮天,只要中共不公开信息真相大白天下难上加难。但是,从第十世班禅喇嘛对中国政府、对藏的政策立场,对西藏人民,甚至对达赖喇嘛的忠诚,以及中共后来对班禅喇嘛的态度等角度解析研究,真相并非太遥远。
班禅喇嘛于文革期间遭受批斗的照片 来源:网络
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是西藏著名的宗教及政治领袖,1938年诞生于西藏安多青海循化文都。曾担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委員等。
1962年5月初,由于向中国政府高层上书《七万言书》后扣上了“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蓄谋叛乱”三顶帽子。被撤销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职务。遭中共打击坐牢9年零8个月,1977年10月出狱。
1980年9月,在全国人大五届三次会议上,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圆寂前6月的1988年5月才摘下了“三顶黑帽子”。
班禅喇嘛称自己的人生经历是:“曲曲折折,坎坎坷坷”。
第十世班禅喇嘛1989年1月28日在西藏日客则的扎什伦布寺突然圆寂,享年51岁。
第十世班禅喇嘛圆寂的噩耗传出后,西藏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加米仲当尼应”(藏语,是中国人害死的)。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有很多人从不同的角度,并利用中国政府所发布的有限的信息进行分析研究了班禅喇嘛圆寂的问题。如2012年出版的《班禅额尔德尼研究》(藏文)、2013年出版的《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又如,《逆风顺水》和2017年出版的《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等书籍也涉及班禅喇嘛圆寂的问题。其中《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与《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同样是藏人撰写的书,但是,对班禅喇嘛的圆寂问题持完全相反的观点。《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认为是中共谋杀了班禅喇嘛,而《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认可中国政府的说法发病不治而圆寂。
笔者是持班禅喇嘛遭中共谋杀的观点者之一,因此,曾在两年前写有《中共在图伯特的一起重大谋杀案》一文,在此不再重复旧文内容。
中国学者金钟先生对班禅喇嘛的伟大有这样的评价:“为西藏文明保留火种的仍然是两位伟大的活佛:逃亡的、迄今仍是藏人最高精神领袖的达赖喇嘛和留在中国的班禅喇嘛。班禅喇嘛的伟大,并不在于邓小平肯定的他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班禅传记和班禅喇嘛的《七万言书》显示,班禅喇嘛的伟大是在于他捍卫藏民族的生存权利与藏传佛教的不容侵犯,而与“爱国”毫无相干。”
去年12月达赖喇嘛尊者就班禅喇嘛如此评价:“十世班禅喇嘛与我一样,出生于极度困顿的年代,他拥有无比的勇气与赤诚之心。虽然遭受了巨大困苦,但他把握一切机会为佛法事业、为西藏安康而费尽辛劳。—-我们在境外流亡社区,班禅喇嘛在西藏境内,如果他能够长久驻世,那么一定会有极大的助益。—-”
笔者在本文的关注点是1980年第十世班禅喇嘛的名字出现在中共标有“动态清样” 的内部文件中。这可以说明中共内部已经有人开始对班禅喇嘛有意见,而且非常严重的意见。平措汪杰先生在自传中指出:“我把他(阿旺丹增)带到我住所的后面,他递给我一份文件,—-上面标有“动态清样”字样,表明这是严格控制在高层领导间流传的文件。
“动态清样”中说:“有三个藏人正在危害党在西藏展开的工作—-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和我。还说,在国外达赖喇嘛正周游世界,争取西藏独立;在国内(但是党外),新的改革已经使班禅喇嘛变得骄傲自负,尾巴又翘起来了,在各地寺院中活动频繁。”(见《一位藏族革命家》第272页
从左至右依次为:周恩来、班禅喇嘛、马泽东、达赖喇嘛、刘少奇 1956年于北京 AFP图片
中共在“危害党在西藏的工作”上把班禅喇嘛和达赖喇嘛同等看待。“危害”西藏工作这对于中共可不是一般的问题,可见中共高层对班禅喇嘛在西藏的工作之定性非同一般。还有既然班禅喇嘛和达赖喇嘛一样成了中共的“敌人”,那么,这两位顶级的藏人领袖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内外结合这还了得?中共对养“虎”在家的状况不得不警觉。以上的事件还是发生在1980年,而之后几年班禅喇嘛对西藏民族争取权利的事业更是蒸蒸日上,圆寂前其在西藏争取藏人权利和建设西藏的事业处于顶峰。这就是中国政府谋害班禅喇嘛的直接原因,经过多年的策划后,终于在1989年对班禅喇嘛下手了。也许会问为什么没有对平措汪杰采取同样的措施?平措汪杰出狱之后没有担任任何有实质权力的职务,而且,他看到上述“文件”后采取了积极的反制措施,另外在藏人中班禅喇嘛和平措汪杰两者的影响力无法相比。
《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中也承认班禅喇嘛“已经挣脱钳制,脱胎换骨”(第412页,中文版)而只是评价1962年班禅喇嘛的行为,如此的“脱胎换骨”中国政府当然不想看到的,因此,关了黑牢。另外,该书称:“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的说法至今得不到第三方的证实,相反,班禅喇嘛御医证实班禅喇嘛的健康状况极佳,最后一次西藏之行也健康没有问题,包括周围的最亲近的经师和侍从等从未证明健康有问题。
另外,《噶伦堡的制面师—达赖喇嘛二哥回忆录》中嘉乐顿珠先生表示:“我并不相信他遭到毒杀的谣言。我相信阎明复、温家宝—”。首先,至今谁也无法证明班禅喇嘛“遭到毒杀”的说法是“谣言”,真如无法证明未“遭到毒杀”一样。因为,中共控制着所有的信息,中共一天不公开真相,任何假设、分析、推测和判断都不可否定,更不能断言为 “谣言”,除非有更多证据。至于相信阎明复、温家宝等只是个人行为,但不影响事件本身的真相。
笔者认为,中共内部认为班禅喇嘛“危害党在西藏展开的工作”已经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足以中共严惩他,但是,上世纪八十年已经不再是“革命”的六、七十年代,从西藏、中国国内到国际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更主要的是班禅喇嘛在西藏人民心目中成了无可代替、前所未有的领导人,而他在国际上的影响也在不断提高。这对中共是最棘手的问题,再无法利用革命运动的老办法直接关进黑牢。
中共只有一个选择—谋杀。

2019年1月23日 星期三

回顧二零一八年在烈火中的西藏

 


標籤連結:  ,  ,  , 自焚 , 


23 January 2019
【評論】回顧二零一八年在烈火中的西藏
去年二月,拉薩大昭寺突發火災。[視頻截圖]

二零一八年,對西藏人而言,是悲痛的一年;而這悲痛是跟「火」聯繫在一起。

聖殿不明原因起火
去年二月十七日,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段視頻震驚了境內外的西藏人。
在視頻中,位於西藏聖地拉薩的「覺康(即大昭寺)」,其主殿頂部被熊熊大火所吞沒。
這座聖殿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文化遺產,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中。
視頻也顯示了聖殿的不同位置,如有遠處的屋頂、覺康的隔壁、覺康的正前方,以及覺康內的火災現場等。
看到這座西藏人所珍視的聖殿遭燒毀,拍攝視頻者也在哭泣、在祈禱。因為聖殿內有西藏人最敬仰的佛像。藏人為爭取一輩子朝拜一次聖像,可以花上一輩子積累的財富,朝拜之後死而無悔,可見聖殿對藏人的重要。
「大昭寺」發生火災同樣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
然後,中國政府卻在火災發生後,第一個動作就是全力刪除有關的信息,並警告境內藏人並禁止他們「非法」傳播火災信息。
同時,網上出現「闢謠隊」、「勸刪隊」。他們用藏文、中文等,鋪天蓋地「闢謠」、「勸刪」。而中國官方就繼續隻字不提任何跟火災的事。
後來,由於國際媒體和社會媒體紛紛報道,迫於無奈中國官媒《西藏日報》發布了只有六十多字的消息,說火災發生於二月十七日傍晚六時四十分。至於其他的,有廿八個字都只是說周圍情況和中共領導人怎樣,對於火災原因隻字沒提。
而火災翌日,即二月十八日一早,中共開放大昭寺給信眾。
但朝聖者稱,「覺沃仁波切(即釋迦穆尼佛像)」在,但是不讓朝拜,只是遠遠地看,也不讓到主殿二及三樓朝拜。
據證實,十八日之後就再沒有對信眾開放大昭寺。由網友上傳廿二日覺康正前門的視頻,從「覺康」往外流出黑色的污水。
新華社於二月廿二日凌晨十二點卅三分發了報道,指「拉薩大昭寺供奉有釋迦牟尼佛像的後殿二樓右側通風室著火」。
然而,大昭寺根本沒有「後殿」,事實上就是──主殿。
中共自己的說法漏洞百出、自相矛盾、無法自圓其說。官媒不斷稱「完好無損」、「無任何損失」。
問題是:有一千三百六十多年歷史的古建築發生火災,燃燒一個多小時,「過火面積五十平方米左右」,還能說「完好無損」、「無任何損失」?這不是奇跡?誰會相信?
中共的本來面目就是撒謊成性。但是對藏人和廣大信眾來說,聖殿被毀是巨大的悲傷;對西藏歷史文物是無可彌補的損失。
而從這次火災事件中也證明了,中國政府一直跟國際社會宣傳每年投入多少萬保護西藏文化和歷史古跡的說法,根本就是騙人的;因為,從有關「覺康」火災現場的視頻可清楚看到,現場人員根本沒有任何救火設備,在大火現場亂轉。
沒有完備的防火設備、沒有專業的防火人員──因此,藏人憤慨稱:拉薩只有殺人隊,沒有救火隊,(在藏語中殺人隊和救火隊只有一個元音的差別)。與拉薩軍警鎮壓藏人抗議時的「神速」無法相比。


年輕生命自焚
江白益西自焚抗议
緊接著聖殿大火,三月七日,西藏當地時間三時三十分左右,發生二零一八年外界獲悉的境內第一起自焚抗議事件。
西藏阿壩縣麥爾瑪的才闊自焚抗議並犧牲。才闊現年四十四歲,家中有妻子和兩個女兒。
同年十一月四日,廿三歲的多布在西藏安多阿壩縣自焚抗議後去世。他在自焚抗議時高喊:「達賴喇嘛尊者長壽!願早日覲見尊者容顏!」等口號。
隨後,十二月九日,廿三歲僧名「確吉嘉措」,俗名「周闊」的藏人,在阿壩縣城自焚抗議,他高呼「達賴喇嘛萬歲」、「解決西藏問題」。據外媒報道,周闊自焚後,身體百分之七十遭燒傷,而外界一直無法獲得有關事件的進一步消息。
三位年輕藏人再次點燃生命的火焰,使已知的西藏境內自焚抗議事件,上升至第一百五十五宗,藏人萬分悲痛。
自二零零九年起,西藏發生了人類歷史上最慘烈的自焚抗議;雖然中國政府採取嚴厲集體懲罰等鎮壓手段,但藏人自焚抗議接連不斷,牧民、僧人、尼師、農牧,有男有女,也有孩子們的父或母親──已知已有一百三十多人去世。
自焚抗議者中,最年長的六十四歲;最年輕的十六歲。藏人在自焚時呼喊:「讓尊者達賴喇嘛回到西藏」、「祈願尊者達賴喇嘛永久住世」、「西藏要自由」、「西藏獨立」、「民族平等」、「語言平等」等等。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曾就自焚抗議事件表示:「自焚抗議暴露的是,中國政府數十年來,對西藏實施的殘酷野蠻和不人道的政策;自焚抗議是由於國家鎮壓而引起的。」
而有些自焚者更是八十後、九十後的年青人,是「改革開放」後的一代,根本沒經歷中共最迫害的那段火紅日子,但為何他們還是要抗議?
二零一八年,是一個漫長的悲痛之年,熊熊烈火與佔領者共舞,燒毀了聖殿,毀滅了生命,更燒焦了藏人的心靈。
只祈願新的一年藏人少點痛苦,不再有燃燒生命的噩耗!
__________
撰文:桑傑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時事評論員。

2019年1月12日 星期六

中共 “扫黑除恶”推向“纵深”,“政治站位”是首要

桑杰嘉


【藏人谈西藏】

 vot.org

自2018年1月11日,中共发出所谓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之后,中国各地随之展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西藏各地政府也争先恐后地发布举报内容、展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再印发《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工作方案》,“明确,主要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开展督导,并下沉至部分市地级党委和政府及其有关部门。


对涉及的重点案件,直接到县乡村进行督导,对存在突出问题的地方等进行重点督导。”、“督导各地区整改落实和建立健全长效机制情况,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 以及“《方案》明确,督导结果作为对被督导省(自治区、直辖市)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领导干部奖惩任免的重要依据”等的指导下“扫黑除恶”斗争在不断的深化。10月17日中共再次召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强调:“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处于从全面推开向纵深推进的新阶段。”、“提升政治站位—-切实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好”。特别在西藏各地更是铺天盖地式进行所谓的“扫黑除恶”,保护母语、环境、民俗、文化、维护民众群益者等统统被称为“黑恶势力”进行打击。
相应中共中央的指导西藏各地当局加大执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力度。8月8日至9日,青海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李国如率省公安厅警令部、经侦总队、出入境管理局、法制总队和厅扫黑除恶专项办相关同志赴果洛州督导扫黑除恶工作,并赴玛沁、甘德实地督导,对下一步工作提出了意见建议。李国如要求:“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要充分认识到扫黑除恶工作是当前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要强化组织领导、深入线索摸排、加大打击力度、深化督导检查,全力以赴抓紧抓实,坚决将专项行动推向纵深。”
9月10日至9月29日,甘肃省委省政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七督导组对甘南州开展了专项督导工作。督导组始终坚持问题导向和法治思维,深入县(市)、乡(镇)、村及基层有关单位,通过听取汇报、查阅资料、个别谈话、座谈交流、明察暗访等方式,逐级逐项提出要求、全面靠实责任,较为全面地掌握了甘南州扫黑除恶工作进展情况,查找出了问题,提出整改意见。甘肃省委省政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七督导组组长、省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杨自才强调:“在思想认识上再深化,在政治站位上再提高”。
10月30日,甘南州委常委、州委政法委书记杨君主持召开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联席会议。会议要求,各单位要切实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政治责任扛起来,结合省上督导组反馈意见,认真抓好落实整改,在落实举措上再细化,在薄弱环节上再聚力,在协调联动上再加强,全力推进专项斗争取得新进展。
11月16日,夏河县召开阿木去乎地区社会治安严打整治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动员推进大会。他强调, 俞成辉指出,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阿木去乎地区的发展变化有目共睹,但个别宗族宗教势力、老人组织、部落头人和“尕保”,面对党的惠民利民政策和改革发展红利不仅无动于衷、不思回报,反而借口草山纠纷和矿山问题,策划煽动不法人员聚众闹事,伺机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并强调,“要把严打作为最好的手段,在露头就打、联动快打、集中重打、连片联打、常抓常打、投案轻打中体现斗争艺术–”
11月21至23日,召开了社会治安严打整治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动员大会。同时宣布开展所谓的“阿木去乎地区开展社会治安严打整治百日行动”。
11月23日,玉树市公安局为进一步落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各项工作任务,推进专项斗争工作向纵深开展,传达了《10.17全国扫黑除恶专项工作推进会精神》,《11.09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沈森在全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上的讲话》及《青海省公安机关关于贯彻落实全国全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精神的意见》。并要求:“提高政治站位,强化责任担当,思想高度重视,切实增强做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责任感、紧迫感—”。
中共官媒报道,7月13日,同仁县公安局刑事拘留9名藏人,中共当局指控他们为“恶势力组织”。这一行动在当局“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的原则下实施的。并在两高两部印发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及黄南州委、州政府两办下发的《黄南州打击整治黑恶宗族部落势力暨强化基层组织建设专项活动实施意见》的规定下把西藏安多同仁县霍尔加村的民间 “看郭瓦”组织被认定为恶势力组织,存在严重的危害结果,将依法从严从重坚决打击。同仁县公安局于8月6日立案侦查,于7日提请逮捕,14日同仁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他们分别是:斗拉加、更登索巴、完迪多吉、扎西才旺、卡加、青桑、索南加、夏吾才让、周拉太等9人。
“看郭瓦”西藏民间的组织既“领导者”之意,是村民集体推选,且认可的领导村民和为村民集体事务策划、决定者。中共官媒也称:“在同仁县村镇普遍存在,针对村内民间组织活动而产生,保障某项活动的顺利实施,活动结束,“看郭瓦”组织自动解散。”
但是,在中共的“扫黑除恶”斗争运动中被全体村民推举、且认可的保护村民利益的组织被视为“恶势力组织”进行了严厉打击。



从2017年2月21日隆务镇霍尔加村的“看郭瓦”组织成立于时的保证书上明确说明了该组织是为了收回村集体土地出租的三个砖瓦场而成立,获得全村民众支持,并保证不管发生任何情况全村民众将支持“看郭瓦”,也获得村委会的保证,称村委会将坚决支持,最后盖有村委会的公章。
但是中共指控:“看郭瓦”“把持基层政权,严重干涉村务、政务的涉恶组织”、“征地无法开展,项目停止不前,严重阻碍政府工作。”、“严重影响村内团结”、 “不让村民举办任何群众性的颂经活动,严重破坏村民宗教信仰自由”等。
那么为什么中国政府指控是村民推举的组织被指控为“恶势力组织”?中国政府的所谓的“扫黑除恶”在西藏的真正目的是摧毁藏人社会结构、文化传统,以及宗教信仰等。更重要的是中共想彻底控制藏人社会,消灭任何为民众维权的组织和个人。中共所提到的“个别宗族宗教势力、老人组织、部落头人和“尕保”、 “看郭瓦”都是藏人社会中由民众认可、尊重和推举出来为村民主持公道的个人和组织。都是在民间具有一定威望和信任的组织或个人。由于中共在县、乡、镇、村的官方组织都是为中共做事的,他们直接听从中共的指挥, 在解决民众的实际困难、问题是始终以中共官商利益为重,因此,不断侵犯民众的权利和剥夺民众利益。因此,解决实际问题和困难以上提到的“看郭瓦”等组织非常诚恳和公平,因为他们也是民众一分子,而且,利益也和他们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这些有威望的个人和被民众推举的组织一直在监督和限制村干部损坏和牺牲民众的利益。因此,这对中共最想看到的,而且也是最想斩草除根的。地方官员终于等到了一个大好机会“扫黑除恶”。
这从中共官媒报道的有关“霍尔加村的“看郭瓦””组织的报道中可以得到印证,“干涉村务、政务”,当村干部和地方当局进行违法行为时该组织进行了维权。如中共官媒报道:“同仁县建市撤县项目中,政府征用该村土地的测量亩数190亩,该亩数村两委认可,但“看郭瓦”组织拒不认可,并要求以他们测量的590亩为准。”非常明显政府在征用村民土地的亩数和“看郭瓦” 亩数相差400亩。谁最了解自己的土地?政府压低征用村民土地亩数,然后官商勾结出售、开发谁获利?损害谁的利益?退一万步,政府为什么不公开、光明正大地测量土地?很明显政府想把590亩地压缩到190亩敲诈村民,而村两委只能认可,但是,“看郭瓦”知道在欺骗所以进行维权抵制,截断了地方官员的巨大利益,因此,地方政府官员耿耿于怀借“扫黑除恶”对“看郭瓦”成员进行报复,对他们的指控地方政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总之,中共计划实施三年的所谓的“扫黑除恶”运动在不断的推进和深入,以政治、稳定等为主要目的进行严打,对西藏的保护语言文化、环境、宗教者,以及维权人士实施严厉的打击。由于中共把“扫黑除恶”视为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领导干部奖惩任免的重要依据。因此,地方干部为了奖励和升职等利益在实施严厉的打压运动,特别对藏人维权人士更是严厉打击。对此西藏人权人士非常担忧中共以“扫黑除恶”运动将严重践踏西藏人权,并出现大量的假案、错案导致严重的人权灾难。

2019年1月8日 星期二

中共「清理」達賴喇嘛畫像,要求掛中共「領袖像」

標籤連結:  ,  ,  ,  ,  , 


8 January 2019
【評論】中共「清理」達賴喇嘛畫像,要求掛中共「領袖像」
藏人禁止供奉達賴喇嘛畫像,被強制要求懸掛中共領袖毛澤東和習近平的畫像。〔圖片來源:佐蓋多瑪黨群微平台〕

中國政府再次推行禁止藏人供奉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畫像的運動。不僅清理和禁止供奉達賴喇嘛畫像,還強制要求藏人懸掛中共領袖毛澤東和習近平的畫像。
在西藏安多的合作市當局就印刷了《中共合作市委組織部關於印發(合作市關於開展十四世達賴畫像專項清理工作的實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在全市六個鄉的四個街道辦事處的卅八個村民委員會、八個社區居委員會、二百四十九個村(居)民小姐,實施清理達賴喇嘛的畫像。
通知的內容語調強硬,要求有關方面採取「認真摸底清理」、「建立清理台帳」;並要求「建章立制、鞏固清理成效、常抓、常管的長效管理機制」等。
而在「禁止達賴喇嘛畫像」的實施方案中,當局要求「鄉黨委組織各村、各機關站所、各寺管會等的主要負責人及全鄉幹部職工,召開了十四世達賴畫像專項清理工作動員會,對專項清理工作進行了專題安排部署,要求各單位負責人同志及包片領導、包村包寺幹部,要提高政治站位、理解這項工作的深遠意義、明確工作目標任務,以高度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扎實開展好十四世達賴畫像專項清理各項工作任務。」
當中,佐蓋多瑪鄉已經扎實開展了十四世達賴畫像專項清理工作。
佐蓋多瑪鄉當局表示,為全面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黨要管黨」、全面「從嚴治黨」,高舉維護社會穩定、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維護人民根本利益的旗幟,開展這一運動。
當局又稱:「將專項清理工作和懸掛領袖像相結合,在清理達賴畫像的同時,要懸掛領袖像。」還要經過「摸底」對清理達賴喇嘛畫像和領袖像進行登記註冊等。
佐蓋多瑪鄉當局已把清理達賴喇嘛法相和懸掛中共領袖像,做到全覆蓋的程度。當局媒體稱:「目前已經完成了對兩座寺院內的四座佛殿、六所瑪尼房、村組幹部和部分群眾黨員家中達賴畫像的清理工作。牧民群眾家中懸掛領袖像已經達到了全覆蓋」;並將「進一步鞏固清理成效,形成常抓、常管的長效管理機制」;意思就是:「黨的幹部們還要經常來檢查。如果有誰不掛或掛得不好,那這就成了不滿的證據。」
中共再次以文革式的手法,推行所謂「開展十四世達賴畫像專項清理工作」,不但嚴重踐踏了西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權利,並且故意激化西藏人和中共之間的矛盾。
觀察人士非常擔憂中共不僅在寺院等宗教場所,以及在藏人家庭禁止達賴喇嘛畫像,並強制要求懸掛中共領導人像的行為將會招致藏人的不滿,並可能引發藏人的抗議。
事實上,佐蓋多瑪鄉所採取的各項手段是合作市統一指導下進行的運動,也是中共多年前在西藏自治區和其他西藏地區強力推行的打擊藏人宗教信仰的運動。
當年中共當局在西藏推動實施這些運動時,相關人員在沒有任何相關法律依據的情況下闖入寺院、家庭任意搜查嚴重違法了中共自己的法律。
根據過去中共在西藏其他地區強制推行的禁止和清理達賴喇嘛畫像和「送領袖像」(事實上是強制懸掛)運動,遭到藏人不同方式的抵制,從而也引發了僧俗藏人的抗議。
真如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在《為何要送「領袖像」入寺入戶?》中寫道:「隱含著這樣一層含義:你們是被我們解放的,是我們給了你們新生,因此你們必須要在言行舉止方面,做出感恩戴德、效忠服從的姿勢。」
由於中共是為了實現:「教育引導農牧村群眾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增強國家意識,…堅決與達賴集團、境外敵對力量和宗教極端分子作鬥爭…」的目的展開這項運動,所以,外界非常擔心「這種做法又會引起當地藏人的強烈反抗而會導致更多的鎮壓和殺戮…」
被強姦後,還要認爹之做法是對西藏人極大污辱,從而也將引發藏人更多的不滿。也說明中共地方當局在故意激化西藏人與中共的矛盾和衝突。
__________
撰文:桑傑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時事評論員。

2018年12月31日 星期一

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十周年(之八)


桑杰嘉

“我们是被你们在49年前杀死的人的灵魂!我们不怕死!你们现在杀了我们,我们还会再回来的!”——这是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时的口号,也是誓言。

2008310日图伯特人抗议至今十周年了,在这十年里图伯特人以集体抗议、自焚抗议、单独上街抗议等方式抗议中国政府,至今已知有156名图伯特人自焚抗议,其中今年就发生了3起自焚抗议。2008图伯特人抗议运动并非如中国政府宣传“314”事件和很多人认为的那样十年前发生的一起抗议事件并在十年前已经结束。相反这十年是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进行式的漫长岁月,也相信图伯特人的抗议将继续下去,因为,图伯特被中共非法占领,中国政府的殖民统治越来越极端化,图伯特人面临的不是能否保存文化、环境问题,更不是有否自由的问题,而是能否生存之生死攸关的问题。未来图伯特人的抗议将不可避免,因为,图伯特人要在自己的国土上生存。

笔者曾写了七篇有关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的文章,主要是十年之后所获得更多信息就有关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发生的时间、性质,以及揭露中国政府颠倒是非的宣传,介绍真相。在本文中注重就2008图伯特人抗议发生后对图伯特社会的影响,以及对中国人产生的影响。从而就会了解为什么2008年图伯特人的抗议持续了十年,而且,将继续延续下去。


对图伯特社会的影响

图伯特著名作家唯色曾经写道:“----在发生了三月间的大事之后,图博(西藏)已不是过去的图博了,所有的博巴(藏人)也不是过去的博巴了。”真是如此,自2008年图伯特发生的抗议运动对图伯特社会影响深远。从农牧区到城镇、从图伯特本地到中国各大城市、从僧尼到俗人,从知识界到学生、从体制外到体制内的图伯特人震撼了所有的图伯特人。另一方面,也可以说图伯特人再次更深入地认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彻底看清楚了中国政府在图伯特的真正的目的。

2008310日开始席卷全国的图伯特人抗议遭到中共军警的血腥镇压事之后,激发了图伯特人极大的愤慨,图伯特各地抗议接二连三,此起披伏。对图伯特民众的抗议一直保持低调不敢发言的图伯特知识分子的冲击同样前所未有,一群图伯特知识分子史无前例地表达了对镇压的愤恨,公开谴责中国政府的镇压行为。这些知识分子不仅敢言,而且,开始探索维护图伯特人权利的方法和出路。包括利用中国法律、国际法等争取图伯特人权利的初步探索。图伯特知识分子参与抗议和批评中国政府是图伯特人反抗中共的一个新的趋势,也是2008年图伯特抗议运动重大意义和影响深远之处,是向全民反抗运动迈步的曙光。

2008310日之后,图伯特人继续在各地开展抗议,据不完全统计2008310日至430日在图伯特各地发生了大小不同的140多起抗议游行,其中在314日拉萨和316日在安多的阿坝、玛曲和若尔盖等地武力屠杀了数百名抗议者。中国政府虽然武力镇压了图伯特人的抗议,但是,图伯特人并没有停止抗议,继续在各地开展抗议运动。从2009年图伯特人继续集体抗议外开始以自焚抗议、单独上街抗议等形式进行抗议外,图伯特知识分子批评镇压,并通过记录抗议事件、书写文章、出版专著公开批评政府的错误政策和要求归还图伯特人更多的基本权利,而且,图伯特知识界开始去研究和探讨通过什么途径和方法更容易或者更有力的争取权利等问题。如,唯色、扎加、笃拉丹、铁让、晋美朗嘉、阿什、卓仓果羌、丹增扎瓦、扎仁博等等。其中,扎加和笃拉丹最具代表性,扎加先生2010年用母语撰写出版了《開天闢地》。笃拉丹先生用母语撰写了《依法抵抗维权》。他们从2008年大抗议运动和中国政府对此采取的镇压屠杀后感受、体会、思考和探索图伯特人出路的先锋,对图伯特社会的影响极大。

2008年图伯特抗议运动增进了图伯特传统(寺院)知识分子和现代社会知识分子的凝聚力。在过去的大多数图伯特抗议运动中传统知识分子总是占绝大部分,如在图伯特首都拉萨每次抗议都由僧人或者尼师发起。相对而言,现代社会教育体系中的知识分子非常低调,很少公开抗议。2008年抗议中两大知识分子空前的团结在一起。如各寺院的僧侣发起的大规模抗议运动立即得到各高等院校图伯特学生和现代社会知识分子的支持和声援。

2008319日,图伯特作家、诗人卓仓果羌公开给中国党中央、国务院写了《一个藏人给党中央、国务院的一封公开信》。他在公开信中非常直接的说:“西藏问题是一个长期积累下来的问题,是一个伤疤。”并说:“文革毁佛灭佛,对西藏寺院、西藏宗教文化的破坏,是永远无法让西藏人原谅和忘却的。这是一块无法癒合的旧伤疤,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虽然很多农牧民已经不再谈起这些往事,他们笑呵呵地在电视上说:“党的政策好!我们吃的好,穿的好!”可是众多经历了那些磨难的西藏人,和有知识、有文化、有民族感情的新西藏人(他们通过各种方式瞭解了往事和历史,并悄悄记在了内心深处)--” 卓仓果羌并呼吁中国政府解决图伯特问题:“--应该用怎样积极、正面、开放性的态度解决西藏问题,是目前国际社会和众多关心西藏问题人士急切盼望和等待的。西藏问题不可再拖了!它关系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存境遇,关系到国家宣导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民生!。最后,卓仓果羌也警告中国政府:“西藏问题一日未解决,中国将一日无和谐可言!”

一位色拉寺的僧人给《写给中国主席胡锦涛的一封信》中对中国政府的宣传进行了严厉批评,并说明了为什么发生图伯特抗议的原因。他在信指出:“中央政府简单地把一切责任推到达赖喇嘛头上,断定这次抗议事件“是由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煽动,境内外‘藏独’分裂势力相互勾结制造的”,这实际上是强词夺理,许多汉族知识分子及海外有识之士都谴责了这一行径。即便有极少数“分裂分子”不顾全体藏人的利益闹事,可为什么在祖国大家庭中,享受“翻天覆地”变化的广大藏族人民,会自觉自愿地加入到旨在和平情愿的抗议游行当中呢?如果认为“3•14”事件是在达赖喇嘛的教唆下,由拉萨三大寺(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僧众发起,那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所经历的是:政府对藏人恐怖施威,逼迫僧人破除戒律,亵渎我们神圣的宗教。事实上,这次和平抗议游行是我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选择的抗争,是一种向往自由的呐喊!”并从八个方面说明了发生抗议的原因。

20084月开始,一位署名为晋美朗嘉(北京)的图伯特知识分子前后共发表《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归来》、《幽灵的“力量”—藏地风暴的背后》、《就有关西藏事件的宣传工作给中央政府提的一些意见》、《道德的砝码—谈公平对待3.14事件中的责任一方》、《饮鸠岂能止渴》、《黑夜不会总比白昼漫长》、《猥琐的威权》等7篇文章。晋美朗嘉的文章影响巨大,图伯特著名作家唯色女士写道:“我和许多人一样,除了从文章中看出晋美朗嘉是跟我们一样,生活在“猥琐的威权”之下的藏人,而且很可能是在体制内的藏人,除此之外,我们都不知道晋美朗嘉是谁。但我们都被他的文章深深地打动,因为他写下的,正是我们想要表达的。在内心泣血的日子里,我们需要的是让世人听见藏人的声音,而晋美朗嘉发出的就是这样的声音。”

西北民族大学的图伯特学生主办的民间杂志《夏东日》(藏文)2008年总第21期中刊登有14篇署名文章,其中九9篇是有关2008年三月西藏事件的文章,真实地报道、评述,并记录了当地发生的抗议事件和中国政府的镇压等真实情况。

回顾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对图伯特社会的影响,会发现图伯特社会影响到农牧民、僧人、知识分子、学生和体制内的图伯特人。可以称为图伯特民族在中国殖民统治下的一次大觉醒,是全民反抗殖民统治迈出的可贵的第一步。

最简单的总结,20083月之后,图伯特人社会走向空前的团结。境内图伯特人放弃多年期待境外图伯特人和国际社会的做法,开始了行动,而且,要坚持下去。



中国社会的影响

2008年图伯特抗议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利用强大的宣传机器颠倒是非地玷污、抹黑图伯特人抗议的同时,挑拨图伯特人和中国人的关系,大力推动民族仇恨。中国的愤青和五毛们在网上一篇“杀”喊声。图伯特人在机场、中国各大城市受到前所未有的歧视和仇视,中国政府还在国外华人社会撒播民族仇恨。机场等公共场合对图伯特人刁难、无法进驻旅店、国外华人和流亡图伯特人对立等等。也使中国人有所醒悟,开始对图伯特问题进行重新认识。

并非所有的中国人都相信政府的说法,也对中国政府武力镇压图伯特人的做法进行了批评,并建议政府停止打压图伯特人。还有独立研究机构对2008年图伯特抗议事件发生原因进行了独立调查。海外华人揭露真相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镇压,以及呼吁中国人停止仇视图伯特人等。

中国政府镇压图伯特抗议运动不久的322日中国境内30位知识分子联署向中共当局提出《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后来这份意见书上有300多名中国境内外汉人签名。

42日,一批中国执业律师发表公开声明表示愿意向图伯特人提供法律帮助,声明称:“根据国内有关报道,在藏区“3•14”事件中已经有数百人被抓捕。作为执业律师,我们希望有关部门严格依照宪法、法律和有关刑事诉讼程序来对待被捕藏民,杜绝刑讯逼供,尊重司法独立,维护法律尊严。我们在此表达对相关桉件的严重关注,并愿意为被捕藏民提供法律帮助。”第一批共有18名中国律师签名。(中共对部分律师进行了报复)

2008年图伯特抗议事件发生后在北京的公盟法律研究中心开始独立调查并发表了《藏区3.14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公开否定了中国政府“由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煽动,境内外‘藏独’分裂势力相互勾结制造的”等黑白颠倒,不切实际的谎言。 后来该中心同样也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报复。

还有中国境内外有良知的作家、学者和艺术家们的特别关注图伯特人的抗议运动,并对中国政府武力镇压图伯特进行了批评。

以上谈到的是2008年图伯特抗议运动对不同领域的中国人的影响,特别是中国知识分子、律师等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反应,大部分是处于良知和人道,以及职业责任等原因做出的行动。

另外,值得我们注意中国著名的图伯特专家的王力雄先生对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运动的观察和认识。王力雄先生是中国境外著名图伯特学者,巨作《天葬》以及后来有关图伯特问题的研究文章影响非凡。出版《天葬》之前十进图伯特,走遍图伯特。曾会晤达赖喇嘛尊者数次,并访问印度达兰萨拉。他也是《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发起人之一。

王力雄先生对图伯特问题的了解,以及作为图伯特学者的眼光和敏感性,他的观察很有独特性。

2008年王力雄先生撰写了两万多字的文章《西藏独立路线图》。在这篇文章里王力雄先生以他独特的洞察力和敏锐的眼光察觉到了不同的问题。他在文章开头这样写道:“在2008年的西藏事件之前,我从未认真地对待过西藏独立。这个事件是一个分水岭,让我第一次正视西藏有了实现独立的可能。如果说此前西藏独立只是梦想的话,此后西藏独立却浮出现实的水面,进入了目力所及的视野。之所以发生这种变化,主要推动者不是别人,正是中国权力体系中担负“反分裂”职能的官僚集团。”

王力雄先生的《西藏独立路线图》分三部分:西藏事件是分水岭、帝国政体的困局、西藏如何走向独立,共12节。首先他认为2008年图伯特的抗议运动是图伯特人抗争运动的“分水岭”,与以前的抗议运动完全不同,从2008年抗议运动中他看到了图伯特的独立的可能性。他认为在西藏问题上由中共的“官僚集团成为主导”在处理这次西藏事件中,他们是一个联盟,主导了整个处理过程。”、“权力高端基本无所作为,完全由官僚集团自行处理。”的严重问题。

文章中还谈到了“吃反分裂饭、升反分裂官、发反分裂财”。在谈到西藏问题何以无解是指出:“它牵扯十三个省部级以上的涉藏部门,或者说二十四个省部级以上的“反分裂”部门。了解中国情况的人都知道,采取“瞒上欺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个拖字定乾坤”等手段,哪怕只有一个省部级单位不执行中央决策,中央无可奈何的情况都不鲜见,何况二十四个部门结成联盟。”

文章指出:“因此,国际社会敦促中国领导人与达赖喇嘛会面,达赖喇嘛希望绕过中间层次直接与中共领袖交流,藏人精英给中共高层写信恳劝,在我看都是没有认清真正的决定因素。西藏问题如何解决,并非中共高端可以独断。虽然在特殊情况下,中共高端可能对西藏问题进行某些特殊处置,但那只会停留在策略层面,不会触动实质。知道了“反分裂”势力在中国权力结构中占有多么重要和广泛的位置,就可以清楚,指望靠中共领袖个人(即使是再开明的领袖)解决西藏问题,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独立路线图提出了:“达赖喇嘛的放弃独立,谁都知道是一种面对现实的牺牲。未来如果有一天西藏可以实现独立,他真会拒绝吗?”,并称:“如果有一天中国陷入内乱,西藏问题仍无进展,达赖喇嘛就有充分理由号召西藏重新争取独立,并呼吁国际社会给予支持。既然他允诺的放弃独立不被中国理睬,也就没人能指责这种转变是食言。那时,以达赖喇嘛对藏人的号召力和对西方的影响力,将对西藏独立发挥无可比拟的作用。他一人威力抵得上百万之师。”

文章最后说:“路线图到此结束时,在终点回首展望,可以清楚地看到,如果有一天中国失去西藏,原因不是民主,恰是专制。中国那些把专制政权视为中国统一保证的“爱国者”们,号称宁要专制不要分裂,而这个路线图所展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结论——正是专制,导致分裂。”

王力雄先生对2008年图伯特抗议事件的观察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他的感受和思考也非常独特,因此,这也是2008年图伯特抗议事件给中国人的独特影响,既看到了图伯特独立的可能性,也看到了中国官方无法解决图伯特问题的现实问题。七年后有关这篇文章的采访中王先生也指出:“我认为官方的做法十分危险!但是无论如何苦口婆心,事实证明寄希望于官方解决西藏问题彻底无望。”

回目这十年图伯特人的抗议对图伯、中国,以及对国际社的影响,一方面可以预见图伯特人的抗议运动发展方向。另一方面,随着过去十年里中国政府集权独裁登峰造极的背景下对图伯特的政策越来越向极度殖民化推进,图伯特人的生存受到严重的威胁,因此,更大规模的抗议在不断地酝酿之中,爆发只是迟早的问题,而中国政府的对策仍然是血腥镇压的铁腕政策。因此,如何相应图伯特境内的所求,制定什么样的政策和策略避免更多的流血,且为图伯特人民争取更多利益是对图伯特流亡政府和政治领袖们政治智慧之严峻挑战,特别是如今国际形式风云变幻的大趋势下智慧利用机遇更是迫在眉睫。

2018/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