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政府插手宗教事務七歲西藏孩童失蹤廿二年

天亞社刊登日期: 2017. 06. 22

五月十七日,是根敦確吉尼瑪失蹤廿二周年日,世界各地的藏人舉行各種活動呼籲中國政府給予他和家人自由。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在最新的年度報告中,特別增設的「宗教良心犯」關注和營救項目,就有這位從七歲就被強制失蹤的孩童。
根敦確吉尼瑪,一九八九年四月廿五日出生於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嘉黎縣,父親名叫貢確平措,母親名叫德慶曲珍,他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
一九八九年一月廿八日,西藏佛教領袖第十世班禪喇嘛額爾德尼確吉堅贊突然圓寂之後,按西藏佛教傳統需要尋訪他的轉世靈童。而西藏的歷史傳統是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互相尋訪和認定轉世靈童。
但是中國政府堅決控制尋找轉世靈童的事務,並成立了轉世靈童尋訪小組等,由恰紮仁波切擔任尋訪小組主要人物。這位西藏人一直和印度的達賴喇嘛保持著密切聯繫,並向其彙報靈童尋訪進程。而達賴喇嘛按報告情況仔細研究了多名孩童後,最終在一九九五年五月十四日宣布根敦確吉尼瑪為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即第十一世班禪喇嘛。
中共宗教局於五月十七日宣佈不予承認新班禪,並於同年十一月廿九日,在拉薩大昭寺進行所謂的「金瓶抽籤」(參與者證實中央代表對抽籤做過手腳)立西藏孩童堅贊諾布為第十一世班禪,就是藏人稱為「加班禪」即「漢班禪」。他現為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據說,時任宗教局局長葉小文就說:「說實在的,達賴宣布了那個靈童之後,形勢真叫緊張,我們馬上行動,跟政治局常委們借調了三架飛機,把三個靈童藏到三個地方,誰都不知道—」。
從此,根敦確吉尼瑪和他的家人一起失蹤了。當時他七歲,現已經廿八歲,失蹤廿二年。他當時是世界上最年輕的政治犯,如今成為失蹤時間最長的政治犯。
中國政府長時間以來都否認他失蹤的事實,在國際社會的持續施壓下,於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四日稱他為「普通男孩」,為了防止分裂組織綁架他的企圖而提供「安全保障」。
當局發布有關他的最後一次信息是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當時西藏自治區統戰部官員羅布頓珠回應媒體提問時說:「正在接受教育」、「正常地生活」、「健康成長」。這與中國政府前幾次的說法一樣,只是說說而已沒有任何的證據。因此,也有人懷疑他是否活在世上。
雖然,根敦確吉尼瑪已經失蹤廿二年,中共也自立了「班禪」,但是西藏境內外的藏人仍然堅信根敦確吉尼瑪是第十一班禪喇嘛。如果中共讓根敦確吉尼瑪自由,藏人會敬仰他。這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中共組織堅贊諾布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並強制日喀則民眾和各地寺院定額參加能夠證明,也是至今不讓根敦確吉尼瑪自由的主因。
外界有一張根敦確吉尼瑪小時候的半身照,這也就是他唯一的一張照片。最近在網上有一張未得到證實照片,說是根敦確吉尼瑪的全家福。
總之,由於無神論政府插手西藏宗教傳統事務,理應由宗教界按西藏佛教轉世靈童制度可以順利圓滿完成的事情,卻被政治化強權干涉下,使得一位當時才七歲的無辜孩童及家人被政府強制帶走後從此失蹤。而且,沒有人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成為自由人。
中共強制根敦確吉尼瑪消失,顯然是擔心他一旦流亡國外,被世界佛教界承認為第十一世班禪喇嘛,這樣不僅僅是中共自立的「加班禪」會自然被淘汰的問題,也不僅僅是宗教問題,而是在政治上也會產生巨大的影響,這是中共堅決防範的。
另外,西藏佛教教育是系統性的教育體系,需要從年幼開始學習和修行。相信中共是要禁止根敦確吉尼瑪接觸西藏文化和宗教教育。換句話,如今這位廿八歲青年的最好學習時光已經流失了大半。這也是中共打擊根敦確吉尼瑪的另外一種方式,因為一位真正的上師需要掌握佛教知識的同時,還要自己有高水準的實修。
顯然,中國政府插手班禪喇嘛轉世靈童事務,不僅破壞了這個轉世體系,同時也嚴重毀壞了西藏佛教傳統,對廣大的西藏信徒造成無法彌補的消極影響。
────────
撰文:桑傑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時事評論員。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中共推行“移风易俗”扼杀图伯特

作者: 桑杰嘉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8/2017              

提要:
中共的宣传中没有明确说明什么是“移风易俗”,“移”什么?“易”哪些?只是强调它是“文明建设”的一部分。但是,我们从中共的宣传中看到两部分(起码在图伯特)一是改变所谓“旧”的风俗习惯;二是由中国文化加上党文化代替图伯特传统文化、传统习俗和传统价值。在图伯特中共和中国文化优越感十足的中国人所谓的“旧风俗习惯”就是图伯特的传统文化和风俗习惯,而所谓的“文明”、“新文化”、“新风俗习惯”是以中国文化和党文化为标准,符合中国人风俗习惯和党文化的就是“文明”和“先进”的,而其他的均为“落后”、“不文明”,所以要“移除”。
 
(这是拉萨市吉崩岗小学今年五月发出的藏文公开通知:禁止学生参加宗教、迷信活动,并且要求家长保证自己也不参加宗教和迷信活动)

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政府推出“群众路线”等一系列政策,其中所谓的“移风易俗”之风也席卷了整个中国,最近又在“吹移风易俗新风,打造美丽乡村”。当然,图伯特、东突和南蒙古等也无法逃脱“移风易俗”暴风雨的袭击。如同中共的任何政治运动到了图伯特等所谓的“少数民族地区”时总是会变质、离谱和腐烂一样,“移风易俗”也在图伯特无限扩大,远远超出了在中国本土所宣传的内容,事实上已经变成了扼杀图伯特传统文化习俗,汉化图伯特人的主要途径,堪称为另类的“文革”。

中共同化、消灭图伯特人既有公开的政策,又有隐蔽、被掩盖的政策。如,公开打压图伯特宗教文化活动、限制语言文字使用和发展、限制人口发展、政府鼓励与中国汉人通婚、政府大量移民、以优惠的经济政策诱惑大量的中国人进住图伯特等等是公开和直接实施的政策。学校向小孩灌输中国文化、党文化、寺院等宗教场合推广政治教育、爱国教育、移风易俗、篡改历史、分而治之等等是隐蔽和被掩盖的同化和消灭图伯特民族的政策。

“移风易俗”在中文词典中的解释是:移:改变;易:变换 “改变旧的风俗习惯”。中共的宣传中没有明确说明什么是“移风易俗”,“移”什么?“易”哪些?只是强调它是“文明建设”的一部分。但是,我们从中共的宣传中看到两部分(起码在图伯特)一是改变所谓“旧”的风俗习惯;二是由中国文化加上党文化代替图伯特传统文化、传统习俗和传统价值。在图伯特中共和中国文化优越感十足的中国人所谓的“旧风俗习惯”就是图伯特的传统文化和风俗习惯,而所谓的“文明”、“新文化”、“新风俗习惯”是以中国文化和党文化为标准,符合中国人风俗习惯和党文化的就是“文明”和“先进”的,而其他的均为“落后”、“不文明”,所以要“移除”。

如,图伯特大多数地方的传统葬礼是天葬,特别在拉萨由著名的色拉寺天葬台等,而且,在拉萨没有火化的传统(图伯特其他地方有自己的火葬传统),拉萨是圣地禁忌火葬,因为火葬的烟和焦味等污染圣地。但中共就在拉萨建了火葬场---名为“西山殡仪馆”。对此,中共官方新华社这样写道:“西藏历史上第一座殡仪馆--西山殡仪馆自今年(2000年)10月中旬试运营以来,运转情况良好,培养了雪域高原上第一批火化工、殡殓整容师等,在拉萨这座古老的城市里播撒着现代丧葬的种子--”。“现代丧葬的种子”很有意思,想说明你的就是落后、不文明的,而我的、我给你建的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是“文明”、“先进”的。政府大力宣传火葬的“优点”、“先进”和“文明”,大加赞扬火化的图伯特人是“移风易俗”的典范---而“拉萨人说,我们的家乡已经不是“拉萨”(佛地),而是“蛰萨”(魔地)了。”(引子唯色文章)

中国西藏新闻网728日报道,《西藏劲吹移风易俗新风 打造美丽乡村
》中指出:“强化道德建设,夯实移风易俗基础。充分发挥驻村工作队作用,抓生产空隙、深入田间牧场,采取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宣讲党的惠民利民政策,教育群众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开展创建活动,搭建移风易俗平台。不断丰富各级文明城市、文明单位、文明县城、文明社区、文明家庭创建内涵,增加移风易俗测评项目,使之成为推动移风易俗的排头兵”。还有更重要的“旗帜鲜明地移除封建迷信”。

中共图伯特推行的“移风易俗”内容可成为“丰富多彩”,相比之下中共在中国推广的“移风易俗”真是太单调和乏味了。在伯特推行的“移风易俗”既要宣传“惠民利民政策”,又要图伯特人民“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并以涵盖城市、单位、县城、社区和家庭多层次,一层一层进行“测评”推动,迫使你“移风易俗”。还有威力巨大的“旗帜鲜明地移除封建迷信”。中共所谓的“封建迷信”概念没有明确的界限,所以,在图伯特的中共干部们眼里图伯特传统宗教、文化习俗都是 “移风易俗”对象。在中共干部看来朝拜寺庙、转经、祈祷、学习佛经、供养上师、朝拜圣山圣湖都是“迷信”,而对于图伯特人来说,这些都是他们生活,是传统文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但由于“移风易俗”统统需要“旗帜鲜明地移除”,如果拒绝“移风易俗”就是对党和国家的对抗,在“测评”中无法过关,将会受到各级政府部门的层层压力,严重者进行处罚。

笔者顺手在网上查看了以下中共在中国推行的所谓“移风易俗”的内容,其中山东济宁金乡县鸡黍镇东李村的“移风易俗”的内容主要是:“虚面子不再攀,实实在在少花钱”,“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反对大操大办”和“厉行节约活动”等等。河南柘城的移风易俗的主体也是:成立红白理事会 “反对大操大办,提倡节俭之风”。仔细看好像就是中共教中国的民众如何花钱。

在图伯特推行中共“移风易俗”组织队伍是非常庞大,从城市、单位、县城、社区政府部门,直至每个家庭。另外,还有一支人数庞大,涉足广泛的队伍,这就是“有名”的“驻村工作队”。据中共官方媒体报道,截至今年6月仅仅在中共称为西藏自治区就有13万名党员干部组成的驻村工作组干部在各地,这支工作队深入到农牧区基层,常驻在图伯特民众中进行严格监控一举一动。中共充分利用驻村工作队大力推广“移风易俗”,他们甚至提倡利用多年洗脑的地方学生对民众进行“小手牵大手”方式“移风易俗”。对图伯特学生和家长强制采取限制参与任何宗教、传统文化活动。如,图伯特拉萨吉崩岗小学多年来一直公开发出通知不仅仅要求家长禁止该校学生参加“萨嘎达瓦”(藏历四月佛吉祥日既纪念佛祖降生、成道和涅槃)等宗教活动,而且也要求保证自己也不参加“迷信”和宗教活动。荒唐至极的是连百度都解释萨嘎达瓦“是藏传佛教的传统节日。”但中共一概归为“迷信”需要“旗帜鲜明的移除”。

中共媒体称:“党的十八大以来,持續抓好移風易俗工作,倡導時代新風尚,凝聚社會正能量,文明之花在雪域高原璀璨綻放。”据研究发现,在中共这些年推动“移风易俗”出现的结果是:图伯特小孩学习图伯特语已经成为“落后”和“不文明”的“标志”,他们为了跟上中共大力推动的所谓的“時代新風尚”和“文明”在学校不学图伯特文,不说图伯特语,在学校甚至与家人用华语交流。而图伯特的年轻人们也为了表现自己跟上了“时尚”和“文明”说华语。渐渐地年幼的图伯特人不会说,不会写母语,无法与父母交流。又由于语言影响思维,使图伯特新一代的思维方式已经不再是图伯特人的思维方式,因此,不懂母语,不会说母语,思维完全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有关继承图伯特传统文化就甭说了。而图伯特的中青年者半句图伯特语半句华语,说不出几句完整的图伯特语。这样中共消除图伯特传统文化、风俗习惯目的完成了一大半,为彻底消灭图伯特民族的目的又接近了一大步。因此,“移风易俗”是中共在图伯特实施种族灭绝罪行的证据之一,其形式是不公开的“文革”运动。

总之,中共在图伯特以政府力量有目的的推行 “移风易俗”,且不择手段。中共的“移风易俗”在图伯特有别与中国的职能和目的。中共妄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维护其统治的合法性和社会稳定。另外,中共自入侵占领图伯特近六十年来一直想方设法消灭图伯特传统文化和风俗习惯。如,民主改革、文化大革命、颁布《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取消图伯特语言教学和“移风易俗”等等,就是为了消灭图伯特文化、习俗既同化图伯特人,认同中共统治,最终彻底消灭图伯特人。因此,事实上,中共在图伯特推行的“移风易俗”就是隐蔽或者秘密地扼杀图伯特。

2017730